電影《花木蘭》鳴謝「吐魯番公安局」 被轟無視新疆「集中營」罪行

電影《花木蘭》鳴謝「吐魯番公安局」 被轟無視新疆「集中營」罪行 迪士尼真人版電影《花木蘭》被發現在片尾感謝實施新疆「集中營」計劃的新疆黨委宣傳部、吐魯番公安局等8新疆當局8部門。 (法新社 / 視頻截圖)

来源:RFA

迪士尼真人版電影《花木蘭》被發現在片尾感謝實施新疆「集中營」計劃的新疆黨委宣傳部、吐魯番公安局等8新疆當局8部門。 (法新社 / 視頻截圖)

最近上線的迪士尼真人版電影《花木蘭》再鬧風波,電影片尾出現鳴謝「吐魯番公安局」等8個新疆政府部門,其中部份部門被認為曾參與「集中營」計劃。有學者批評迪士尼「在集中營陰影中獲暴利」。有份參演《花木蘭》的藝人劉亦菲及甄子丹,去年曾公開發表支持香港警察的言論。維吾爾人權機構和香港民主人士,都呼籲公眾抵制該部電影。(吳亦桐/程文 報道)

迪士尼知名動畫《花木蘭》真人版電影近日在線上平台和台灣影院上映,被發現在片尾的鳴謝名單中,出現「吐魯番公安局」、「新疆自治區黨委宣傳部」等8家新疆政府機構,事件引發學者、媒體人、維吾爾人及公眾的評擊,不滿迪士尼為了中國市場利益,無視中共在「新疆再教育營」的作為,與參予罪惡的機構合作。

世界維吾爾大會在推特指出,獲迪士尼鳴謝的吐魯番公安局,是一個參與東突厥斯坦關押營的機構。世維會發言人迪里夏提指《花木蘭》電影對暴力機構答謝,顯示製片公司為了利益棄守自己國家的人權價值底線,他呼籲公眾抵制該片,不要成為中共鎮壓維吾爾人的同謀。

迪里夏提說:《花木蘭》公開的對中國的暴力機構答謝,經濟利益已經使很多企業喪失道德概念,協助宣傳中國在當地針對維吾爾人推行的「種族滅絕」宣傳。我們呼籲尊重人權、有人權信仰的人們公開抵制《花木蘭》,呼籲觀眾不要成為極端的針對人類從事迫害的機構的同盟者。

目前尚不知迪士尼與新疆當局的合作細節。據《花木蘭》電影導演妮基·卡羅(Niki Caro)2017年9月在社交媒體發布的圖片顯示,標注亞洲/烏魯木齊字樣。當時中共新疆黨委書記陳全國已上任一年多,其在新疆高壓政策和大建「集中營」已曝光,該片與新疆當局的合作計劃遭受質疑。

旅英作家馬建向本台表示,電影在結尾感謝合作方是常規操作,但迪士尼與新疆當局合作期間,已是「新疆集中營」廣泛曝光之後。電影拍攝地有多座「集中營」,這些罪惡被電影的合作計劃所遮蔽,迪士尼扮演一個美化中共鎮壓行為的角色。

馬建說:迪士尼與中方的合作,是那些集中營都已經開始建了,攝影隊還從旁邊路過,還在那兒感謝,這確實是一件令人噁心的事情。當你在看這個電影的時候,還有很多人失去自由,在集中營裡。迪士尼根本不管幕後有多少人是受害者,你拍甚麼電影!這是一個長期的問題,不只是迪士尼,可以說明走到了出賣自己國家價值的地步,給共產黨不止是打開大門,甚至是鋪了紅地毯。

另一方面,《花木蘭》女主角劉亦菲去年8月在香港反修例運動期間,透過微博轉發《人民日報》的「撐港警」標語,其後另一主演者甄子丹也力撐港警。事件引發輿論嘩然。

前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也於周一(7日)發文呼籲大眾抵制《花木蘭》。黃之鋒表示:當你觀看《花木蘭》時,不僅代表您對警察暴行和種族迫害視而不見,你還可能參與了大規模維吾爾族監禁。

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研究員內森·魯澤(Nathan Ruser)發出推文透露「吐魯番市公安局經營著至少14個非法關押少數民族的拘留設施」。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留學生章聞韶在推特上表示「假設《花木蘭》劇組抵達吐魯番機場後,開車走G312 高速去往拍攝地鄯善沙漠,他們可以看見至少7個「再教育集中營」。長期跟進新疆人權問題並呼籲國際社會關注的德國學者鄭國恩(Adrian Zenz)直斥迪士尼是一個「從集中營陰影中獲取暴利的國際公司」。

不過,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回應人權組織和學者批評迪士尼在拍攝電影《花木蘭》期間和新疆的公安部門及其他政府機合作時就稱,國外一些反華勢力抹黑攻擊中國治疆政策,素材基本都來自一個德國籍的所謂學者鄭國恩。趙立堅還說,鄭國恩實際上是美國情報機構操縱設立的新疆教培中心研究課題組骨幹,以炮製涉疆謠言、誹謗中國為生。希望媒體不要被蒙蔽。

迪士尼於上世紀80年代進入中國市場,並與中國一直維持良好合作關係。1997年,迪士尼製作了《達賴喇嘛的一生》的電影,引發中國當局對迪士尼公司報復性封殺,時任迪士尼總裁艾斯納(Michael Eisner)其後在中南海向前總理朱鎔基致歉,稱《達賴喇嘛的一生》這部影片是一個「愚蠢的錯誤」。

今年8月,美國筆會發表94頁報告,批評好萊塢在中國審查制度下自我審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