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取代中国成为向美国出口维吾尔强迫劳动产品最多的国家

越南取代中国成为向美国出口维吾尔强迫劳动产品最多的国家 资料照片: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阿克苏市的一名工人正在纺织厂收集棉纱。(2021年4月20日)

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 (CBP) 的数据显示,2023年,越南是向美国出口最多《防止强迫维吾尔人劳动法》(UFLPA) 所涵盖产品的国家,这是自2021年该法通过以来首次有国家超过中国。

《防止强迫维吾尔人劳动法》禁止进口由强迫维吾尔人劳动制成的产品。该法案是美国对北京侵犯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维吾尔族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人权的回应。

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1月26日公布的执法统计数据显示,越南去年出口的被美国拒绝入境的产品的价值达到了该法案实施以来的最高水平,其次是马来西亚。

数据显示,2023年越南在服装、鞋类和纺织品领域的出货额最高,为1914万美元,其中1022万美元被美国拒绝入境,其次是中国,为1770万美元,其中129万美元被拒绝入境。

越南工贸部和外交部没有回应对该报告的置评请求。中国否认美国的指控,这些指控包括在再教育营中大规模拘留维吾尔人以及在制造业和农业部门使用强迫劳动。

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组织亚洲分部副主任菲尔·罗伯逊(Phil Robertson)通过电子邮件对美国之音(VOA)越南语组表示:“这份报告显示了一个非常有趣的发展,即新疆强迫劳动制造的商品越来越多地被转移到越南,然后再运往美国。”

罗伯逊在电子邮件中表示,虽然美国商界和政界领导人谈论通过将供应链迁出中国来降低供应链风险,但“事情显然没那么简单”。他写道:“这些转移是完全不可接受的,美国需要利用其与越南新升级的双边关系向河内领导人施压,阻止这些肮脏的货物从其港口运往美国。《防止强迫维吾尔人劳动法》执法的完整性取决于现在针对转运采取紧急行动。”

美国和越南于9月将两国关系升级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

根据2023年12月的《联邦公报》(Federal Register),国土安全部强迫劳动执法工作组(Forced Labor Enforcement Task Force)将从服装到太阳能级多晶硅等30种物品列入其产品观察清单。

总部位于弗吉尼亚州赫恩登的维吾尔运动(Campaign for Uyghurs)创始人兼执行主任茹仙·阿巴斯(Rushan Abbas)通过电子邮件告诉美国之音越南语组,中国增加了对邻国出口来自东突厥斯坦的产品,并利用这一策略来混淆其产品的真正来源。东突厥斯坦是中国称之为新疆地区的维吾尔语名称。

她补充道:“越南是被中国滥用以掩盖其罪行的国家之一。”

美国海关官员没有回答美国之音越南语组关于他们如何选择进口货物进行分析的问题。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助理港口总监埃德·福克斯(Ed Fox)告诉有线新闻网络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这是从各种来源收集的情报和信息的结合,所有这些都输入到我们的专业货物定向系统中。”

专家表示,对于越南最大的出口产品之一——含棉服装,美国海关官员使用同位素测试,可以将棉花与特定的地理来源联系起来。

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贸易救济和执法执行主任埃里克·蔡(Eric Choy)6月间曾对路透社(Reuters)表示,这一流程还不是美国海关的常规流程。他补充说,美国各个港口的官员如果收到有关特定货物的指控或怀疑这些货物与新疆有联系,可以要求进行检测。

根据统计数据网站Statista的数据,2022年越南是全球五个最大的进口棉花买家之一。贸易数据网站OEC World的数据显示,中国是最大的棉花出口国。

2023年发布的一份联邦报告估计,在2020年和2021年,新疆棉花产量约占中国总产量的87%,占全球供应量的23%。

加拿大渥太华大学客座法律教师武德庆(Vu Duc Khanh)主要研究越南政治和国际关系,他对美国之音越南语组表示:“就服装业而言,我认为越南只是从中国购买原材料,甚至是机器,然后添加廉价的越南劳动力,出口到美国市场。”

经常反对官方政策的河内经济学家阮光A(Nguyen Quang A)在接受美国之音越南语组电话采访时表示,“我不认为这是中国逃避美国监管的阴谋。越南企业从中国进口原材料只是因为价格低廉。”

他表示,越南工贸部应为企业提供在与美国开展业务时有关《防止强迫维吾尔人劳动法》的全面指导,并补充说,越南企业需要摆脱对中国新疆地区生产的原材料的依赖,以确保能长期进入美国市场。

“我认为越南中小型纺织企业现在应该实现供应链多元化,特别是使用更多从美国、澳大利亚、印度进口的棉花,并尽快与美国当局进行对话,” 武德庆告诉美国之音越南语组。

他接着说:“越南现在可以做到这一点,因为两国刚刚升级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这是两国外交关系的最高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