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ponsive Image

评论 | 王力雄:回忆新疆旅行见闻(二十八)

评论 | 王力雄:回忆新疆旅行见闻(二十八)

来源:RFA

从一位教师那里听到这样一件事:一个汉族女教师在课堂讲到香妃,班上一个汉族学生说香妃身上不是香味,是维吾尔人常年吃羊肉的膻味,一个维族学生对此不满,让老师来闻自己身上的味。老师认为那维族学生对她构成调戏,告状到学校,学校便决定开除那维族学生。维族学生的父亲到学校打了女教师两个耳光,并扬言儿子被开除就会杀了女教师。学校担心闹出人命,最后没敢开除维族学生。

这事不是简单可以论是非的。几方面都有问题,但如果不是就事论事,背后其实有更多的纠结。

一是汉族学生何以会当着维族同学的面,重复从父辈那里听到的侮蔑维吾尔人的戏言?如果是他没意识到会伤害维族同学,说明他所受教育中缺少对其他民族的尊重;如果他明知有伤害还要这样说,说明的便是殖民主义的强横已成为他的行为方式,那只能来源父辈的传承。

二是维族学生是把矛头对准老师。侮辱的话虽不是老师所说,但老师代表居高临下的权威,可当作殖民统治的象征。维族学生认为那汉族学生的骄横,应由与他同民族的老师负责,对老师的侮辱,因此便具有民族反抗的意义。

三是学校当局正因为看出民族反抗性质,因此对学生做出开除的惩治;对一个即将高中毕业考大学的学生,开除等于彻底断送了他的前途,是非常严重的。

四是维族学生的父亲明明在政府教育局工作,照理说和学校有很多关系,却没有采取其它方式,而是使用暴力。这也许是他的一种选择,但更可能是别无选择。因为熟悉学生家庭情况的学校既然能做出开除决定,已经说明并不在乎教育局的父亲,也知道那父亲不可能奈何学校。

五是父亲把矛头对准女教师。其实女教师不应该是焦点,但因为卷进来的每个方面都不愿意触碰问题的实质——民族问题,所以不约而同地具象化到女教师身上,女教师才会成为焦点。

六是结局证明了暴力能起到作用,也看出了弱者采用暴力有时是因为没有别的有效方法。合法范围内其他努力都不可能赢,只剩暴力是唯一力量。

之所以学校当局让步了,是事件中的民族矛盾没有公开化,仅限制在「调戏」的层次,按照当局以往实行的大处镇压、小处放纵政策,学校当局有退让空间。而一旦上升到民族矛盾,就不能退步了,此事也就不会和平解决。学校当局之所以绕开民族矛盾,在于起因是汉族学生当众侮辱了维族。如果起因相反,是维族先惹事,恐怕就不会是这样的结局了。

我下乡时看到路边墙上张贴地区公安局发的通缉令,通缉二十三个「暴力恐怖犯罪嫌疑人」。我从头到尾仔细看了一遍,其中只有一个人超过四十岁,其它都是二、三十岁的人。所属组织有「正义党」、「学经文学生联合会」、「伊斯兰改革党」、「加玛艾提伊斯兰圣战者组织」等,很多都去阿富汗进行过训练……那时我又想到了差点被开除的维族学生和打了女教师耳光的父亲,看似没有联系,又感觉有什么是联系在一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