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ponsive Image

被誤會的身分:中國人如何看待維吾爾人

被誤會的身分:中國人如何看待維吾爾人

寒冬, 2020年5月13日

有一個漢族人長得酷似維吾爾人,他為人們了解人口眾多的漢族與新疆以及其他地區維吾爾少數民族二者之間的關係打開了一扇窗。

作者:米歇爾·李(Michelle Lee)

與維族朋友交往

我認識一個在中國某自治區長大的漢族人,我叫他李迦南(他不願公開真實姓名),他沒想過自己會有少數民族同學,他說:「我是八零後,就算那個年代,他們跟漢族人相比人數不算多。但是給我總的感覺是,每個少數民族都非常特別。」

中國一貫打著56個民族這張招牌,據稱是對外宣傳中國在中共的領導下,人們和睦相處、安居樂業、一片繁榮。有一段時間,在迦南看來,確實是這樣。他證實道:「少數民族的成長環境跟我們的一樣,但我們確實不知道他們家裡有什麼習俗。少數民族學生參加考試可以加分。在我們看來,他們的生活在許多方面比我們還好。」

他二十多歲的時候經常到全國各地參加音樂表演賽,期間認識了一些維族朋友,甚至有過一個維族女朋友。在他的記憶當中,那些他認識的維族朋友不是特別虔誠的信徒。他回憶道,也許他們吃的是清真食品,但從來沒見他們有過伊斯蘭教其他方面的習俗。

「(我的女朋友)告訴我,如果她把一個漢族男朋友帶回新疆,其他維族人肯定極力勸阻、強烈反對。所以她說,在這種情況下,大多數女孩都會選擇不回新疆。」對於這一點,他本人也沒有想太多,他還說,雖然他父親經常說回族的穆斯林在與漢族人打交道時「不大方」、不誠實,但他對維族人還是挺尊重的。「在我所交往的朋友當中,尤其是那些跟我一起參加音樂比賽的朋友,我始終覺得維族人為他們的傳統而感到自豪,我對此表示尊重。」

維吾爾人是如何成為「恐怖分子」的

「我第一次聽政府說新疆發生恐怖襲擊事件是在2009年。而頭一年(2008年)夏天,中國剛剛在北京舉辦過奧運會,那是中國人愛國情懷最高漲的時刻。當聽到這個消息時,我感覺太恐怖了。當然,中國政府發布的消息一直告訴我們維族人是危險分子。這件事讓我們覺得彼此應該保持距離,但在此之前,我一直很喜歡我那些維族朋友。聽了太多中國政府散佈的消息,受了鼓動,我頭一回對他們產生恐懼的感覺。」

諷刺的是,他說他經常被別人誤以為是維族人。他小時候跟他媽媽一起逛街,所到之處漢族人總會小聲說:「新疆人。」他回憶道,許多人認為維族人長相很漂亮,令人羨慕。

長相酷似維吾爾人的危險

他說,就在最近幾年,恰好中國在推行所謂的2017年「再教育計劃」,由於他的面部特徵與許多漢族人有很大不同,人們對他外貌的反應也是兩極分化,有人羨慕,有人害怕。他說,新疆發生抵抗事件之後,他們聽到了一些有關政府在逮捕維族「恐怖分子」的消息。他說:「我們都沒有想太多,只是慶幸政府在處置恐怖分子。」因此,沒有人想過政府的態度,也沒有人想過政府對西部地區的騷亂會作出什麼反應。但新疆現在所發生的事情似乎不同尋常,感覺好像跟以前不一樣。

他開始注意到一個令人不安的趨勢。從2017年開始,他被中國警察攔下的次數越來越多,警察毫無道理地問他在幹什麼,要去哪裡,並要求檢查他那張標明民族的身分證。「剛開始被警察攔下的時候,我很煩。我沒有做錯什麼事,所以我不緊張,他們可以檢查我的身分證。如果有時候我覺得太煩,就會對他們說不,告訴他們讓開,因為我知道我沒做錯什麼……他們憑什麼這麼要求我?僅僅因為我長得像維族人嗎?有時候他們會放棄,因為我會講一口地道的普通話……要是我真的是維族人,會發生什麼事情呢?如果我在其他城市被聽到說話帶新疆口音,他們肯定會把我關起來。」

有一天,他與妻子一起外出時在機場被攔下,他們被告知需要出示護照,因為「新疆人不能持有護照」。直到那時他對這些之前只是覺得煩人的事情的看法才開始轉變,他懷疑那是某種比較陰暗的東西。他的妻子非常生氣,怒氣沖沖地問了對方一大串問題。檢查完他的身分證後,工作人員為帶來的不便表示歉意,然後就走開了。「我妻子比我先知道……從那以後,她開始到處打聽這項政策,作了很多調查。她是外國人,可以使用VPN上網。」迦南很快就承認,就算和洋媳婦在一起上網,兩個人都了解這些事,知道這些全是事實,他仍然沒有馬上轉而批評中國政府。

維吾爾人遭受的迫害:真相與宣傳

當我問到如果得知維族人遭到殘暴鎮壓的真相,一般漢族人會不會採取行動支持他們,為他們打抱不平,他回答說:「這得看情況。如果漢族人完全了解實情,他們也許會,民族對於像我這樣的人來說並不重要。但是話說回來,我是基督徒,現在已經看清中共的本來面目,因為我們也常常由於信仰受到中共迫害。但是,如果幾年前你問我這個問題,我的看法完全不同。以前,我總和我的外國朋友為政府這個話題爭辯。我確實感覺被冒犯了,我生氣是因為我覺得外國人總對中國政府說三道四,全是一些讓中國人聽了情不自禁產生自衛的話題,因為我們從小就被洗腦,在那個年齡根本不會去質疑政府。」

他把這一點視為了解中國和普通中國人的內心想法最重要的問題。「連我的家人,我媽,我妹,我最好的朋友……他們都無法相信維族人遭到種族滅絕這些事情是真的。中國人從小就開始接受的洗腦確實非常可怕,非常邪惡。洗腦讓人無法形成自己的觀點和見解,大多數人不具備通過獨立思考解決問題的能力。」

從他的話中,可以感受到他的那份傷感。他表示,自從成為一名批評中共的人士後,有一種孤立無援的感覺。他說,中國打壓真相、封鎖真相的政策最近引發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讓他徹底從懦弱變為剛強。現在,他為那些因習近平領導的中共獨裁統治而受苦受難的人們高聲呼籲,捍衛他們的權益。

他解釋道:「現在無論我對朋友說什麼,他們都不相信。從他們異口同聲地回應我,說『中國比西方國家安全得多』這些話當中,就能看出他們對真相一無所知。即使出現了新冠病毒,中國人民仍然不相信(中共)政府會做壞事。」

「病毒改變了一切」

我問迦南,他的思想是如何從對政府持相對中立的立場演變成認為中共是當今世界面臨的最大邪惡勢力的。他回答說,「因為新冠病毒的緣故。以前,我和我妻子在很多問題上有不同的觀點,但是新冠病毒爆發後,我開始真正地主動調查所有事情,包括我們以前曾爭論過的事情。一個能在致命疫情這件事情上對本國人民撒謊的政府,一定會在任何事情上撒謊……我發現了政府在很多事情上撒謊背後的真相,甚至故意詆毀維族人的名聲說這是他們為自己圖謀的一種方式。」

當被問及為了中國人民能了解真相、堅持真相,他最大的願望是什麼時,他毫不遲疑地回答:「解體中共。」他最近看了一部紀錄片,在影片中,攝影師彭望(Peng Wang音譯)說了一句話:「這種洗腦泯滅了一個人的人性、個性和良知。」迦南說:「我完全贊同這句話。由於這種讓人們產生恐懼的洗腦,沒有人會用這種方式站起來反對中共,除非一些可怕的事情發生在他們本人身上。」最後他說:「在中國,如果是維族人,肯定活不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