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ponsive Image

脫貧騙局:新疆工廠管理員揭維吾爾人成廉價勞工真相

脫貧騙局:新疆工廠管理員揭維吾爾人成廉價勞工真相 新疆新源縣維吾爾婦女正在工廠裡工作(網絡圖片)

寒冬, 2020年8月3日

在新疆,中共打著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幌子任意虐待當地維吾爾人,新疆一服裝廠的漢族管理人員揭露了令人憂心的詳情。

一名山西省漢族人在南疆地區一家服裝生產廠作管理工作,他願意向《寒冬》講述他在南疆的工作經歷。為自身安全,他要求使用化名王浩。

王浩先生所在的工廠有上千維吾爾族員工,中共以脫貧為名,強制所有賦閒在家的維吾爾人就業,讓有勞動能力的每個人(包括幫帶小孩的女人)都從事某種技術含量低、勞動密集型的製造業工作,確保「能工作的人都必須安排工作」,同時以「清除宗教極端主義和分裂主義」對維吾爾人進行洗腦,用黨的思想意識改變維吾爾人的世界觀。最著名的新疆問題研究人員之一鄭國恩認為「在這種背景下,勞動被美化為去除『極端化』思想的戰略手段」。

為了培養維吾爾人的紀律性,每天早上,這些員工都得跑步一小時,接下來就是長達13個小時的勞動,他們經常被迫加班到夜裡1點。與每天勞動的時間相比,他們每月的工資低得很不成比例:一般工人月工資只有500元(人民幣,下同。約70美元),班長、小組長月工資稍高些,但也只有1000多元(約140美元)。

新疆新源縣維吾爾婦女正在工廠裡工作(網絡圖片)

維吾爾工人住在工廠,休班時間也很少被允許回家。有的企業僱用未成年學生,他們最小的只有16歲,這些孩子中有80%父親都被關在教育轉化營,還有的孩子父母都關在轉化營裡。「這些孩子很可憐。」王浩說。據他了解,這些未成年孩子多數是由學校送去工作的,學校跟企業簽訂了合同。

新疆工廠甚至僱用未成年人(網絡圖片)

比起這種僱傭形式,教育轉化營中的維吾爾人更為廉價。「被關押在教育轉化營的維吾爾人就是免費的勞動力——不用給他們發工資。」王浩又說,「政府對外管這些拘留營叫教育培訓班,實際上就是監獄,被關押的人多數時間都得工作。」

去年夏天,中共稱教育轉化營裡的多數被關押者都已獲釋並找到了「合適的工作」。後來,大量維吾爾人開始被轉移到中國其他地區,政府稱這是為「解決富餘勞動力問題」以達到「脫貧」。

王浩認為,政府強制維吾爾人就業並非像宣傳的那麼簡單,而且與「脫貧」毫不相干。「政府需要的不是讓維吾爾人脫貧,而是改變他們的思想。」王浩說,「現在政府壓制他們的信仰,消滅他們的風俗習慣,禁止穿傳統服裝,禁止他們過宗教節日,還禁止他們去清真寺做禮拜。維族人被逼吃豬肉,只許有一種信仰:要信只能信仰中國共產黨。」

維吾爾婦女勞動之餘還被強制參加愛國愛黨學習(網絡圖片)

王浩覺得中共以「脫貧」為藉口實施的教育或勞動政策沒有提高維族人的生活質量,反而讓他們的生活質量下降。

「以前,維族人在廣東打工可以拿到五六千元(約700至840美元)的工資,是他們現在在新疆工資的10倍。」王浩說,「但現在政府把他們多數人都召回新疆,還限制他們出行,至少三代家人沒有底案而且得到批准後才能離開新疆。」

王浩認識一個維吾爾人,他曾在內地讀大學,畢業後在廣東省從事資訊科技工作,但政府強行將他召回新疆。現在,他在服裝廠工作,只能拿到微薄的工資,過著貧窮的生活。

他還認識一家維吾爾人,父親和三個兒子以前在內地務工,但也被召回新疆關進教育轉化營,他們的妻子和孩子加起來十幾口人,現在只靠一個小兒子在新疆打工維持生活,勉強糊口度日。

「有人說新疆沒有人權,作為一個內地漢族人我很贊同他們的說法。」王浩總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