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维吾尔 | 伊利夏提:种族灭绝下的审议 — 对中国人权状况的定期审议

聚焦维吾尔 | 伊利夏提:种族灭绝下的审议 — 对中国人权状况的定期审议 2024年1月23日联合国在开启例行的中国人权纪录审查,有多个人权团体在听证会会场外进行示威,以对中国政府表达抗议。

对正在种族灭绝下呻吟、挣扎的维吾尔人,对中华帝国民族压迫下艰难、挣扎的图伯特人、香港人、南蒙古人,包括遭遇政治迫害的汉人而言,2024年的1月23日,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日子,是一个控诉暴政的日子。在这一天,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要对中国的人权状况进行5年一次的定期审议。

日内瓦的23号早上,审议开始后,现有中国政府代表宣读其人权状况报告,然后,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国代表,每人有45秒钟时间,依据中国政府代表提交的报告,对中国人权状况进行评判,发表意见。

当然,对习近平中华帝国而言,这一天也非常重要。因为,在这一天,无论中国政府愿意与否,无论中国代表的报告有多么华丽美妙,无论中国代表的演说功夫多么高超,无论中国代表团带来了多少维吾尔演员,中国都无法逃避世界各国代表的评头论足。

本次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对中国人权状况的定期审议,是对中国人权状况的第4次审议;联合国对中国人权状况审议,第一次是在2009年2月9日,第二次是在2013年10月22日,第三次是在2018年11月6日。

中国的人权状况,自2009年的第一次审议至今,每况愈下是众目共睹的实事;而自第二次审议后,也就是自习近平上台以来中国人权的急剧恶化;则是令被压迫民族维吾尔、哈萨克、图伯特、南蒙古、香港及中国人和世界各国,包括联合国焦虑不安的焦点。

定期审议之前,中国早早就做了很多事前工作,明的,包括游说、威胁利诱亚非拉各独裁国难兄难弟,以便在联合国审议期间,为中国说好话,闭着眼睛赞美中国的人权状况;暗的,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施压,要求不能接受所谓敌视中国的“反华势力,”如维吾尔、图伯特、香港等活动人士进入会场,展示标语图片等。

逃亡海外各国维吾尔、图伯特、香港、中国流亡人权组织也不甘示弱,他们也早早就开始做准备了;他们一边准备递交联合国的以他们的调查为事实的中国人权报告,一边准备1月23日在日内瓦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前广场,举行游行示威的号召和组织工作;并选派确认参与定期审议,旁观、评判和参加审议后新闻发布的各组织代表。

中国政府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递交的本次中国人权状况报告,总共12页,通篇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新内容,还是一如既往地老调重弹,夹杂习近平式政治口号;以图欺骗愚弄文明世界;逃避对中国政府的追责,逃避履行中国政府早已签署加入的、对联合国通过国际人权公约、及其他国际法的承诺和责任;报告唯一显著变化是,不再重复强调“中国特色人权”。

中国人权状况报告第一部分在A项第二段声称“报告以口头和书面形式征询40家非政府组织和学术机构意见,并通过外交部网站广泛征求了公众意见。”在C项第一段开篇高喊“中国坚持把尊重和保障人权作为治国理政的一项重要工作,推动中国人权事业取得历史性成就。”报告在其E项第五段“少数民族权利’为题,大言不惭地声称“中国依法保障各民族平等享有各方面权利 …… 在西藏和新疆部分地区已经实现从幼儿园到高中阶段免费教育”等等。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网站上,我没有找到罗列中国报告所称40家非政府组织的名单,不知道这些中国所谓的非政府组织是一些什么样的组织,妇联?学联?党管工会?

至于中国人权事业是否取得了历史性成就,则有目共睹;听听那些还在寻找父母、兄弟姐妹维吾尔人的哭诉,听听那位在警察拘押下死亡图伯特姑娘亲人的泣诉,看看中国互联网上比比皆是的那些靠街边捡垃圾勉强过日子的儿童和老人,再看看美国边境上每天想要进入美国的成千上万中国人,中国人权状况一目了然!

中国政府以“义务教育、免费幼儿园到高中阶段教育”为借口,在东突厥斯坦(新疆)和图伯特,实施种族灭绝、文化灭绝的事实,罄竹难书。看看喀什噶尔、和田、阿克苏、伊犁等东突厥斯坦维吾尔人口为主城市的政府网站,到处是维吾尔儿童穿戴所谓汉服,面对孔子雕像,背诵孔孟古文,用汉语大呼小叫共产党爱国口号的视频和图片宣传;而维吾尔人的母语,和维吾尔文的书籍都被挤出了学校;更甚,维吾尔文书籍自2016年年底起就被收缴。

以文化灭绝为目的,自2016年开始的、在东突厥斯坦(新疆)、图伯特泛滥的孤儿院、寄宿学校更是残暴践踏人权的儿童监狱;绝大部分儿童,活生生地与父母被强制隔离,被逼迫进入这些所谓的孤儿院、寄宿学校学习,在中国政府选派汉人教师的严厉控制下,经历洗脑式的汉化教育;这样的免费教育,还能被称为是人权的发展?中国政府的无耻,确实是没有底线!

既然是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依据其规程的定期审议,中国再怎么不愿意,但也还是要走联合国程序;而这给予了海外非政府组织和联合国人权机构机会,将中国政府置于人权审议的聚光灯下,让中国政府在众目睽睽下脸红脖子粗地狡辩、抵赖,尽显中国政府的无赖流氓本色。

本次定期审议,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高专办报告,引用处于中国政府人权迫害下海外各人权组织递交的报告和提供案例,大篇幅点名批判、谴责了中国政府对维吾尔人、图伯特人和香港人的全面政治迫害,及剥削掠夺和奴役强制劳动。

在人权高专办报告第四项第三条,“人权与反恐”题下,人权高专办报告再一次重申“人权高专办和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表示关切的是,在中国法律中,对恐怖主义的定义宽泛、关于极端主义的语义模糊,对分离主义的界定也不明确,这可能会导致将和平的公民和宗教表达定为刑事犯罪,而且也会为对包括维吾尔族穆斯林……少数群体作犯罪定性提供便利。“

很多人以为联合国被中国政府控制了、操纵了;因而,应该抛弃联合国;但看看中国政府在本次的定期审议前后的忐忑不安,在定期审议前后的各类歇斯底里表演,包括使用带来的所谓少数民族代表进行的“幸福生活”表演,就知道中国政府在这一国际政治舞台,是多么地不舒服、不自在。

而且,人权定期审议,不仅是一次国际社会、文明世界敲打中国政府的机会,也是让文明世界认识中国政府不守信用之无赖本色的机会;同时,人权定期审议,迫使中国政府面对国际社会对其人权劣迹的质询、评判和的谴责,面对西方自由媒体的激烈的批判和穷追不舍,面对中国统治下各民族海外人权组织的强烈挑战。

是的,对中国的人权定期审议,迄今为止进行了四次;然而,如我在开篇所介绍的,中国的人权状况,无视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定期审议预期,不仅与国际社会希冀的目标背道而驰,而且是每况愈下,近年且急剧恶化。

但我们绝不能因为联合国对中国政府的软弱,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不作为,人权高专办的不疼不痒批评,而放弃这一国际政治舞台,放任中国政府操纵、玩弄国际机构,践踏国际人权公约、国际法;而是要利用人权理事会定期审议这一国际舞台,挑战中国政府权威,击败中国政府以资金操控联合国的图谋,揭露中国政府独裁专制本质。

同时,作为各民族代表,倡导自由、民主的各人权组织,要借此机会锻炼自己,熟悉国际机构的运作,学习国际人权公约、国际法,为即将到来的“数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准备人才,以便在中华帝国解体之后实现各民族的自由和民主。

对中国人权状况五年一次的联合国定期审议,是一次没有判决,没有法律约束力的法庭审判;是给予我们这些受害者进行控诉的平台,尽管无法立即得到公平正义;但这毕竟是一次审判;作为罪犯的中国政府,被迫坐在审判台上胆战心惊地听取正义者的谴责,这就是正义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