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ponsive Image

聚焦维吾尔 | 伊利夏提:”我的阿勒泰”——殖民者的宣示

聚焦维吾尔 | 伊利夏提:”我的阿勒泰”——殖民者的宣示 中国电视剧《我的阿勒泰》海报

我自小很少看电视,到美国后,也几乎不看电视。在国内时,我也只限于看看新闻;对电视系列剧,除非是香港、国外的,我偶尔看一下;中国拍的电视系列剧,我一概不看;国外的电视剧,超过6集的,我也是一概不看。

最近,听说有一部中国政府拍摄的电视剧——“我的阿勒泰”火遍了中国;而且,名声也传到了国外;同时,也引起了一些骚动;包括中共喉舌《环球时报》也声嘶力竭地批判西方拒绝接受中国政府试图掩盖其在新疆暴政的电视剧;我本来想捏着鼻子看一看,但不知到在那儿能看到,更因工作太忙,实在未能抽出时间。

既然《环球时报》都赤膊上阵了,我更觉的自己有义务写一点东西,也凑个热闹;但没有看电视剧,也不想浪费时间去看;因而,为不至于显得隔靴搔痒,我大早晨起来,给逃亡到哈萨克斯坦的、一位来自阿勒泰的哈萨克朋友打了个电话。

一番寒暄之后。我问他看没看中国政府拍的电视剧“我的阿勒泰”。他苦笑了一下说:“伊利夏提大哥,汉人在我的家乡阿勒泰,抓捕了我的父母兄弟;我的父亲在监狱被打死,两个兄弟失踪至今,母亲不知是否活着,我还能看中国殖民者宣示其霸权的电视宣传剧吗?大哥,我不看都知道,那是中国政府的宣传剧,他们试图掩盖‘种族灭绝’的罪恶。”

然后他说:“大哥,我一会儿给你发去一篇‘解放电台’记者的采访报道,你读一下就知道他们汉人在阿勒泰对哈萨克人都做了什么。

朋友的信息发过来后,我快速浏览了一下;是一篇由在中亚的“解放电台”记者努尔泰·拉赫奴力(Nurtay Nahanuly)于2020 年 10 月 2 日发表的,对乌斯曼·巴图尔·伊斯兰(Osman Batur Islam)在哈萨克斯坦后代亲属的采访,也是一篇阿勒泰哈萨克人对中国政府血腥镇压、种族灭绝暴行的血泪控诉。

乌斯曼·巴图尔·伊斯兰是阿勒泰地区可可托海(富蕴)县人,是当年反抗中国殖民侵略的哈萨克民族英雄,被中国政府指控为叛乱土匪。乌斯曼·巴图尔曾几次,将王震带领的解放军打得屁滚尿流。后来,恼羞成怒的王震,以大规模围村炮轰、屠杀老幼妇孺的烧杀政策,将乌斯曼·巴图尔与支持者隔离;1951年年初,乌斯曼起义失败被共产党在甘肃境内俘获,后押送至乌鲁木齐,于4月初被公审枪杀。

乌斯曼·巴图尔的儿女,也都随父亲参加反对中国殖民侵略起义;起义失败,乌斯曼被枪杀,他的儿女先后被迫投降,被安排工作。

乌斯曼·巴图尔的大儿子谢尔德曼·伊斯兰,到六十年代初,走投无路,被迫接受共产党劝降;放下枪之后,谢尔德曼先是被安排在阿勒泰地区政府工作;六十年代初,因中国政府人为制造的饥荒蔓延至新疆,阿勒泰地区也开始出现骚动;共产党怕谢尔德曼会再一次成为哈萨克人起义的领袖,而巧妙地以将其升任伊犁哈萨克自治州政协副主席名义,调离阿勒泰;到文化大革命开始即被关进监狱,一个月后,被打死在监狱里。

乌斯曼·巴图尔的其他儿女,有的继续默默无闻地在其祖祖辈辈繁衍生息的家园——阿勒泰守护家园,有的则移民哈萨克斯坦。

然而,乌斯曼·巴图尔留在阿勒泰的孙儿女及其子女,在始自2017年的大镇压中,都未能逃脱被抓捕酷刑折磨,最后以编造的罪名被判刑入狱的厄运。如乌斯曼·巴图尔的三个重孙:努尔兰·纳碧奥路(Nurlan Nabiulin)可可托海县法院退休法官,纳格斯·默罕默德奥路(Naghiz Muhamadulin)在县里从事文化工作,托勒肯·索格赛奥路(Tolkin Soghsayulin)县中学化学老师,他们三人,都被莫须有地指控“与哈萨克斯坦亲哈组织接触”、“经常与哈萨克斯坦联系”、“在哈萨克斯坦独立日举办宴会”、“煽动人民移居哈萨克斯坦”、“威胁祖国统一”, “颂扬乌斯曼巴图尔”等的罪名被“判处终身监禁”。

讲完曾经驰骋阿勒泰草原的乌斯曼·巴图尔及其后代儿女身上发生的、及正在发生的家破人亡人生悲剧,再谈中国拍摄的电视剧宣传剧“我的阿勒泰”,我想,任何一个拥有正常思维能力的文明人,就算没有看那个宣示殖民者霸权的电视剧,仅仅是从电视剧的剧名“我的阿勒泰”,也应该能品出原作者,以及电视剧编剧和导演突显其殖民者身份的傲慢。

电视剧本“我的阿勒泰”的原散文作者李娟,尽管和哈萨克牧民在一起生活过,但她作为一个汉人,一个跟随父母到阿勒泰淘金的政治移民后代,显然是带着殖民者的优越,高高在上地俯视、观察、书写当地原住民族,尤其是在她成为拿俸禄的官宣作家之后。

众所周知的是,在中国作家是政府官员,是吃皇粮的传声筒,其职责是歌颂共产党的政策;在新疆,在阿勒泰,党对那些豢养作家的要求,当然是要粉饰太平,掩饰公然的民族歧视,到习近平“维吾尔种族灭绝”开始后,中国作家的任务更是当好‘民族团结’、‘民族融合’、‘大美新疆’旅游开发的宣传员,李娟肯定也不例外。

中国政府在国际社会指控并经济制裁中国政府还在继续“维吾尔种族灭绝“的今天,声势浩大地推出“我的阿勒泰”电视剧;以美丽的阿勒泰自然风景,加上编造的民族团结、和谐虚构故事;显然,中国政府是有目的的,用中国人的话说是想“掩耳盗铃”,是“此地无银三百俩”,更是想掩盖“维吾尔种族灭绝”,掩盖对阿勒泰哈萨克人的血腥镇压,掩盖对哈萨克人草原牧场的野蛮掠夺和破坏,掩盖被迫逃离阿勒泰家园,流亡哈萨克斯坦的成千上万妻离子散、家破人亡阿勒泰哈萨克人的血泪控诉,掩盖对乌斯曼巴图尔及其子女儿孙的政治迫害。

阿勒泰(Altai),曾经是我们引以为豪的英雄,乌斯曼·巴图尔·伊斯兰,及其儿女、战友,骑马驰骋,为之浴血奋战的家园草地;阿勒泰,曾经是建立过东、西突厥帝国之突厥人的发源地,因而,阿勒泰,是“我们的阿勒泰!”

阿勒泰,只要阿勒泰的古突厥语名称还在继续,就绝不是政治移民李娟的阿勒泰,也不是中国政府传声筒编剧们的阿勒泰,更不是中华殖民者的阿勒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