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ponsive Image

联合国委员会就普遍存在的、针对维吾尔妇女的、基于性别的暴力行为对中国进行质询

联合国委员会就普遍存在的、针对维吾尔妇女的、基于性别的暴力行为对中国进行质询

2023年5月12日; 立即发布; 联系: Peter Irwin +1 (646) 906-7722, Zumretay Arkin +49 176 6161 9282

联合国委员会就中国政府公然侵犯维吾尔人和其他突厥族裔妇女的权利提出强烈质疑后,维吾尔人权项目 (UHRP) 和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 (WUC) 呼吁各国政府和联合国机构采取新的行动。

“这一审查结果证明,中国政府继续对足以构成种族灭绝的、广泛的侵犯人权行为全面否认,”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妇女委员会主任组姆热塔伊.艾尔肯( Zumretay Arkin)说 “现在,是由委员会评估非政府组织、研究人员和其他独立机构向他们提供的证据,并选择问责制的时候到了。’’

“从避孕和绝育到政府强制和奖励的婚姻,维吾尔妇女首当其冲地遭遇中国政府残暴政策之迫害,” 维吾尔人权项目执行主任乌麦尔.卡纳特( Omer Kanat)说 “联合国委员会今天尽最大努力揭露了中国政府普遍存在的滥用行为,但中国政府行为清楚地表明,它甚至不愿意承认这些如山铁证的事实。”

联合国消除对妇女歧视委员会(CEDAW)今天在日内瓦举行的第85届会议上回顾了中国的人权记录,同时,就维吾尔人权项目世维会递交报告中提出的一些问题,向中国政府代表团提出了尖锐的问题。

在整个会议期间,委员会成员提出了明确、详细的问题,包括维吾尔人出生率大幅下降、强迫和胁迫绝育和宫内节育器(IUD)植入、拘留营系统中的酷刑和性暴力,政府支持下的强制劳动、强制和奖励婚姻,以及 没收护照等。

委员会成员希拉里·贝德玛( Hilary Gbedemah)女士,依据维吾尔法庭在 2021 年的种族灭绝裁决中所依赖的证据,提到了 2015 年至 2018 年间东突厥斯坦的出生率下降。贝德玛女士询问中国政府是否调查了“2015 年至 2018 年期间维吾尔人占多数的地州的出生率大幅下降”这一事实。

一位中国代表团成员回应说,所有少数民族的出生率都很高,试图以此掩盖维吾尔人的出生率——尤其是这些年显着下降的事实。

立陶宛委员会成员达莉亚·雷纳特(Dalia Leinarte) 女士引用维吾尔人权项目 2022 年的研究报告说,“[中国]政府似乎鼓励维吾尔女性和中国男性/汉族之间的强制婚姻,作为有意同化的工具,”并要求代表团就此进行解释。

其他问题是基于结束维吾尔地区强制劳动联盟提供的信息,其中包括玛丽安·米科 (Marianne Mikko) 女士,她要求中国政府代表团“提供有关独立调查维吾尔妇女强制劳动报告所采用措施的信息,特别是在纺织和棉花采摘行业的情况。”

委员会成员埃尔贡·萨法罗夫(Elgun Safarov )先生要求代表团“澄清国家机构何时可以依法没收公民护照”,意指 2016 年维吾尔地区全面没收护照的情况。中国代表团公然拒绝承认发生了没收事件——当时“人权观察”广泛报道过的这一事实。 维吾尔人权项目也在 2020 年发布了一份报告,揭示中国政府拒绝维吾尔人获得护照和其他相关文件的做法。

吉诺维娃·蒂舍娃(Genoveva Tisheva) 女士要求提供更多关于维吾尔和突厥裔妇女被拘押状况的信息,并要求代表团“提供信息,说明对警察过度使用暴力犯下的性暴力,包括强奸的调查情况和案件数量,及其调查结果和进行的制裁。”

委员会副主席秋月裕子( Hiroko Akizuki) 女士在强调以母语接受教育机会的同时,要求中国政府代表“提供必要教育的措施是(否已到位),包括进行母语教育的,包括对图伯特、维吾尔和蒙古语的母语教育?”

尽管委员会提出了许多关键性的问题,但中国政府代表团始终拒绝回应所提出的任何问题,并以与委员会的要求无关的冗长答复回应。

我们继续重申之前对各国政府、联合国机构和国际组织的建议,并敦促消除对妇女歧视委员会就中国政府的侵权行为采取强有力的后续应对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