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ponsive Image

美国就人权问题制裁11家中国企业

美国就人权问题制裁11家中国企业

纽约时报中文网, 2020年7月22日

华盛顿——周一,特朗普政府禁止新的11家中国企业在没有特别许可的情况下购买美国技术和产品,称这些企业参与了中国侵犯新疆地区穆斯林少数民族人权的行动。

根据澳大利亚政府智库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的报告,被制裁企业名单中包括苹果(Apple)、拉夫·劳伦(Ralph Lauren)、谷歌(Google)、惠普(HP)、汤米·希尔费格(Tommy Hilfiger)、雨果·波士(Hugo Boss)和无印良品(Muji)等主要国际品牌目前和过去的供应商。该组织引用了被制裁的中国企业的网站,上面提到了它们与美国大品牌之间的财务关系。

政府的声明可能促使知名服装和科技品牌加大力度,切断与新疆不透明供应链之间的联系。新疆是供应中国工厂的棉花、纺织品、石化产品和其他商品的重要来源地。

人权组织和记者记录了中国政府在新疆实施的大规模拘禁行动,100多万穆斯林和其他少数民族被关入大型拘禁营,以增强他们对共产党的忠诚。其中一些人被迫在拘禁营内或拘禁营附近的工厂工作,通常是将新疆盛产的棉花作物加工成各种纺织品,随后这些产品可能流入国际供应链之中。

时报的一项视频调查发现,中国企业利用一项有争议的穆斯林维吾尔族劳工项目,来满足对口罩和其他个人防护装备的需求,其中一些产品最后进入了美国和其他国家。

商务部表示,特朗普政府周一提到的企业中,昌吉溢达纺织有限公司、南昌欧菲光科技有限公司以及和田市泰达服装有限公司等九家企业因使用强迫劳动力被列入所谓的实体名单。根据声明,另外两家公司,新疆丝路华大基因科技和北京六合华大基因科技,因进行基因分析而被列入名单,这些分析被用来进一步镇压新疆的维吾尔族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

黑名单只禁止美国公司在没有许可证的情况下向中国公司出售零部件或技术,而不禁止美国公司购买产品。然而,在实践中,大型国际品牌不太可能继续与任何因新疆强迫劳动或其他虐待行为而被列入政府名单的公司做生意。

“北京积极推动这种应受谴责的强迫劳动,并滥用DNA收集和分析计划,以压制其公民,”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在声明中说。“这一行动将确保我们的产品和技术不会被用于中共对毫无防备之力的穆斯林少数民族发起的卑劣攻势。”

此举正值美中之间紧张局势不断加剧之际,不到两周前,政府还曾对大量协助侵犯人权的中国官员实施制裁

在2018年和2019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为达成贸易协议,特朗普迟迟没有因中国对待维族少数民族的方式而实施制裁,他在今年1月签署了该协议。自那以后,特朗普政府对中国的批评变得更加严厉,指责中国在遏制新冠病毒方面做得不够,并谴责一部强化北京对香港控制的新安全法

周一的宣布是美国政府禁止中国公司向美国公司购买产品的最新举措。美国此前曾将37家公司列为与新疆有关的违规公司。出于国家安全威胁的原因,特朗普政府还制裁了包括华为在内的各种中国科技公司。

周一受到制裁的公司之一南昌欧菲光科技公司表示,它为某些型号的iPhone生产自拍镜头,并为华为、联想和三星制造了其他镜头和触摸屏组件。

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2017年12月在中国乌镇的一次会议上发言。当月他还参观了广州的一家欧菲光科技工厂。 ALY SONG/REUTERS

根据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以下简称ASPI)的报告,2017年12月,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访问了欧菲光在广州的工厂,并在中国社交媒体平台微博上发了一张自己的照片。

微博写道:“在欧菲光近距离观察用于iPhone 8和iPhone X的自拍镜头的生产所进行的卓越、精确的工作。”根据后来被删除的欧菲光新闻稿,库克称赞该公司“对待员工非常人性化”,并说工人们看起来生活得“很快乐”。

在那次访问之前,有700名维吾尔人从新疆转移到江西省南昌市的一家欧菲光工厂工作。ASPI的报告援引新疆报纸的话说,此举有望“逐步转变他们的观念”,让他们愈发“感党恩、跟党走、保稳定”。

目前尚不清楚新疆政府是否最终向欧菲光提供了更多的工人。苹果未立即回应置评请求。本报无法第一时间与欧菲光取得联系并置评。

名单上的另一家公司——合肥宝龙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网站上显示其合作伙伴包括谷歌、惠普、海尔、科大讯飞和联想。另一家上市公司——昌吉溢达纺织有限公司——似乎也与主要国际品牌有关联,根据该公司的网站,它与拉夫·劳伦、汤米·希尔费格、雨果·波士和无印良品合作。

汤米·希尔费格品牌、拉夫·劳伦、雨果·波士母公司PVH集团,以及正在美国进行重组的无印良品的代表未在周一立即回复置评请求。

《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在2019年5月报道称,溢达在新疆设立了三家纺纱厂,公司接收了至少34名中国官员提供的维吾尔工人。溢达在今年4月的一份声明中否认曾经使用强迫劳动力的说法,并称该声明“完全虚假且令人深感不安”。

周一,溢达在一封致罗斯的信中再次表示,它没有也永远不会使用强迫劳动力,并要求将公司从名单中删除。

“在新疆运营25年以来,溢达使用过强迫劳动力的证据在哪?”溢达集团首席执行官车克焘(John Cheh)写道。“没有任何政府机构或任何非政府组织提供此类证据,因为它不存在。在将我们的昌吉工厂列入实体名单之前,美国商务部没有人与溢达集团的任何人交谈,否则我们会很乐意向他们提供事实并回答任何问题。”

实体名单上的公司还包括为高速火车提供零件的KTK集团和和田浩林发饰有限公司。7月1日,美国海关边境保护局扣押了一批由罗布县美新发制品有限公司生产的假发,怀疑它们是由源自新疆的人发制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