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参议院调查汽车供应链与维吾尔强迫劳动的联系

美国参议院调查汽车供应链与维吾尔强迫劳动的联系3月28日星期一,美国参议院财政委员会主席罗恩·韦登 (Ron Wyden) 致函八家主要汽车制造商和五家顶级汽车供应商,调查他们与新疆汽车供应链中涉嫌强迫劳动的联系。发给特斯拉(Tesla)和通用汽车(General Motors)等汽车制造商以及博世(Bosch)等供应商的信件要求这些公司提供有关他们如何采购材料和监督其在中国的供应链的信息。“这项调查的初始阶段表明,汽车制造商严重依赖他们的直接供应商来确保他们的供应链不包括强迫劳动,” 韦登在信中说。致汽车制造商和供应商的信件询问了他们在新疆强迫劳动方面的供应链监督和做法。信件还询问企业是否保留外文供应商名单,进行尽职调查,审查供应商的出版物,并要求企业提供在中国拥有次级供应商的最大一级供应商名单。此外,他们还要求提供与新疆有关的材料的使用以及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扣留或排除货物的信息。该调查是在美国打击来自新疆的商品之际进行的,据称维吾尔人和其他少数民族被迫在全国各地的工厂工作。根据去年夏天实施的《维吾尔强迫劳动预防法》,除非进口商证明这些产品不是强迫劳动生产的,否则新疆制造的商品不能进口到美国。谢菲尔德·哈勒姆大学海伦娜·肯尼迪国际司法中心去年 12 月发表的一份报告促使美国参议院财政委员会展开这次调查,该报告发现在新疆经营的中国公司与从它们进口零部件(包括电池、电线和车轮)的汽车制造商之间存在联系。“我从委员会调查的初始阶段了解到的信息引发了对一级供应商确保次级供应商不依赖强迫劳动的能力的严重质疑,” 韦登在给供应商的信中写道。 “这种复杂性不会导致美国放弃其维护人权和美国法律的基本承诺。”韦登在他的新闻稿中表示,他已于去年 12 月致函包括特斯拉和通用汽车在内的八家主要汽车制造商,寻求有关它们与在新疆运营的公司的联系的信息。韦登在信中提到,调查的初始阶段显示,汽车制造商严重依赖其直接供应商,以确保其供应链不存在强迫劳动。美国政府指责中国将超过100万维吾尔人和其他少数群体关押在新疆的拘留营中,同时还强迫当地人参加政府资助的劳工计划,称他们不能自由选择是否工作。中国否认在新疆强迫劳动的指控,而是声称这些劳动计划是帮助少数民族摆脱贫困的扶贫计划。美国之音联系了韦登的新闻声明中提到的所有八家汽车制造商和五家汽车供应商,征求他们的意见。截至本文发表时,只有博世 (Robert Bosch GmbH) 和斯泰兰蒂斯(Stellantis N.V.), 本田北美和电装公司对美国之音的询问作出回应。博世发言人艾丽莎克莱兰德(Alissa Cleland)证实,他们收到了美国参议院财政委员会的询问,并将予以回应。她还强调,博世致力于确保其产品不是由强迫劳动生产的,也不从新疆的直接供应商处采购材料或部件。“博世致力于确保其产品不全部或部分由强迫劳动生产。在我们的‘博世社会责任基本原则’中,博世确认了这些承诺,并明确拒绝任何形式的强迫劳动,”克莱兰德说。斯泰兰蒂斯的发言人乔迪·廷森 (Jodi Tinson) 表示,该公司正在审查参议员韦登提出的额外信息请求,并致力于与其供应链合作,消除强迫劳动产生的产品。“我们致力于与我们的供应链合作,消除由强迫劳动产生的产品。遵守《维吾尔强迫劳动预防法》以及适用于我们业务的其他法律法规,是斯泰兰蒂斯的首要任务,” 廷森告诉美国之音。电装公司发言人安德鲁·里克曼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告诉美国之音,他的公司知道美国参议院的调查并认真对待这个问题。“我们将与韦登参议员的办公室合作,帮助他们更好地了解我们的运作。作为一家致力于保护人权的公司,我们制定并遵守了电装集团的人权政策,”里克曼说。本田的发言人克里斯·阿布鲁泽斯 (Chris Abbruzzese) 告诉美国之音,本田希望其供应商遵守公司的全球供应商可持续发展指南,包括对劳工的要求。“我们不会参与任何形式的人口贩运、强迫、抵债或契约劳工、奴役或人口贩运。这包括但不限于以威胁、武力、胁迫、欺骗、绑架或劳务欺诈等方式运送、窝藏、招募、转移或接收人员,” ·阿布鲁泽斯说。

3月28日星期一,美国参议院财政委员会主席罗恩·韦登 (Ron Wyden) 致函八家主要汽车制造商和五家顶级汽车供应商,调查他们与新疆汽车供应链中涉嫌强迫劳动的联系。

发给特斯拉(Tesla)和通用汽车(General Motors)等汽车制造商以及博世(Bosch)等供应商的信件要求这些公司提供有关他们如何采购材料和监督其在中国的供应链的信息。

“这项调查的初始阶段表明,汽车制造商严重依赖他们的直接供应商来确保他们的供应链不包括强迫劳动,” 韦登在信中说。

致汽车制造商和供应商的信件询问了他们在新疆强迫劳动方面的供应链监督和做法。信件还询问企业是否保留外文供应商名单,进行尽职调查,审查供应商的出版物,并要求企业提供在中国拥有次级供应商的最大一级供应商名单。此外,他们还要求提供与新疆有关的材料的使用以及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扣留或排除货物的信息。

该调查是在美国打击来自新疆的商品之际进行的,据称维吾尔人和其他少数民族被迫在全国各地的工厂工作。根据去年夏天实施的《维吾尔强迫劳动预防法》,除非进口商证明这些产品不是强迫劳动生产的,否则新疆制造的商品不能进口到美国。

谢菲尔德·哈勒姆大学海伦娜·肯尼迪国际司法中心去年 12 月发表的一份报告促使美国参议院财政委员会展开这次调查,该报告发现在新疆经营的中国公司与从它们进口零部件(包括电池、电线和车轮)的汽车制造商之间存在联系。

“我从委员会调查的初始阶段了解到的信息引发了对一级供应商确保次级供应商不依赖强迫劳动的能力的严重质疑,” 韦登在给供应商的信中写道。 “这种复杂性不会导致美国放弃其维护人权和美国法律的基本承诺。”

韦登在他的新闻稿中表示,他已于去年 12 月致函包括特斯拉和通用汽车在内的八家主要汽车制造商,寻求有关它们与在新疆运营的公司的联系的信息。韦登在信中提到,调查的初始阶段显示,汽车制造商严重依赖其直接供应商,以确保其供应链不存在强迫劳动。

美国政府指责中国将超过100万维吾尔人和其他少数群体关押在新疆的拘留营中,同时还强迫当地人参加政府资助的劳工计划,称他们不能自由选择是否工作。

中国否认在新疆强迫劳动的指控,而是声称这些劳动计划是帮助少数民族摆脱贫困的扶贫计划。

美国之音联系了韦登的新闻声明中提到的所有八家汽车制造商和五家汽车供应商,征求他们的意见。截至本文发表时,只有博世 (Robert Bosch GmbH) 和斯泰兰蒂斯(Stellantis N.V.), 本田北美和电装公司对美国之音的询问作出回应。

博世发言人艾丽莎克莱兰德(Alissa Cleland)证实,他们收到了美国参议院财政委员会的询问,并将予以回应。

她还强调,博世致力于确保其产品不是由强迫劳动生产的,也不从新疆的直接供应商处采购材料或部件。

“博世致力于确保其产品不全部或部分由强迫劳动生产。在我们的‘博世社会责任基本原则’中,博世确认了这些承诺,并明确拒绝任何形式的强迫劳动,”克莱兰德说。

斯泰兰蒂斯的发言人乔迪·廷森 (Jodi Tinson) 表示,该公司正在审查参议员韦登提出的额外信息请求,并致力于与其供应链合作,消除强迫劳动产生的产品。

“我们致力于与我们的供应链合作,消除由强迫劳动产生的产品。遵守《维吾尔强迫劳动预防法》以及适用于我们业务的其他法律法规,是斯泰兰蒂斯的首要任务,” 廷森告诉美国之音。

电装公司发言人安德鲁·里克曼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告诉美国之音,他的公司知道美国参议院的调查并认真对待这个问题。

“我们将与韦登参议员的办公室合作,帮助他们更好地了解我们的运作。作为一家致力于保护人权的公司,我们制定并遵守了电装集团的人权政策,”里克曼说。

本田的发言人克里斯·阿布鲁泽斯 (Chris Abbruzzese) 告诉美国之音,本田希望其供应商遵守公司的全球供应商可持续发展指南,包括对劳工的要求。

“我们不会参与任何形式的人口贩运、强迫、抵债或契约劳工、奴役或人口贩运。这包括但不限于以威胁、武力、胁迫、欺骗、绑架或劳务欺诈等方式运送、窝藏、招募、转移或接收人员,” ·阿布鲁泽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