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吾尔网红警告:中国可能对维吾尔人采取新的打压行动

维吾尔网红警告:中国可能对维吾尔人采取新的打压行动

一位居住在广东省的维吾尔网络红人正在提醒人们,中国当局可能会对她认为是外来文化入侵表达的行为采取打压行动。在她的警告中,她揭示了中国对曾经戴头巾或面纱的维吾尔妇女进行历史性打压的情况。

在中国社交媒体平台抖音上拥有超过60万粉丝的维吾尔网红“茜仁苒朵”发出严厉警告,提醒维吾尔人不要忽视她的警告,称否则中国当局即将对他们进行一场严厉的打压行动。

“别告诉我我没有警告过你们。你们将为当前的无知付出代价,”她在11月21日通过抖音平台发布的视频中警告她的粉丝们。

此外,这位网红还揭示了中国政府的普遍监控,强调了政府审查个人在线活动的能力,包括社交媒体互动,并告诉她的粉丝,即使是对在线社交媒体内容的点赞或评论也可能带来严重后果。

“你支持谁、评论谁,所有这些都将受到当局的审查。当政府真正进行审查时,你可能会发现自己在后悔,心想,‘我太幼稚了,为什么我要这么做?’别告诉我我没警告过你们,”她说。“你们将为当前的无知付出代价,有时候,即使是金钱也解决不了你们的问题。你们会看到狗的命运。当你们付出了代价之后,也许你们会学到不再追随那些趋势,因为归根结底,我们大多数人都是无知的。”

经常在抖音上发布亲中国政府视频的茜仁苒朵在她从广东省发布的抖音上原创的八分半钟长视频中敦促维吾尔同胞保持谨慎,提醒他们不要公开表达自己的意见,尤其是通过抖音上流行的滑稽或同性恋内容。

借鉴最近一起涉及中国社交媒体对香港女演员杨颖(Angelababy)的封杀事件,她强调了杨颖涉嫌参加9月份巴黎“疯马”秀的后果

“你们都记得Angelababy吧?她去了法国,亲眼目睹了这种滑稽表演。作为回应,政府迅速将她除名,甚至不让她的脚和手接触地面,”她称。“随后,政府不仅在抖音上抹去了她的存在,她在那里积累了超过3000万的粉丝,而且还清除了所有以她为主题的广告。此外,政府还禁止她在电视上露面。”

她强调了政府采取如此严厉措施的理由,指出Angelababy的消失源于中国政府担心她的粉丝,特别是那些崇拜她的人,可能会受到她被指控参与滑稽表演的负面影响。

根据一位直到最近一直在字节跳动(抖音公司)北京总部工作,并因担心政府报复而请求匿名的维吾尔抖音员工说,抖音平台的非官方公司座右铭是追求“潮流”。

“从一开始,公司就希望尽可能吸引多的年轻用户,公司就采取了跟随潮流的非官方座右铭,”这位前抖音员工告诉美国之音。“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该平台鼓励更多年轻人通过各种表演形式来表达自己,无论是滑稽表演还是同性恋表演。”

这位前抖音员工表示,如果内容不涉及政治敏感问题,平台就会让这些内容蓬勃发展,除非当局下令阻止。

茜仁苒朵无意间披露了近年来中国政府针对新疆维吾尔妇女和女孩蒙头或盖头巾的行为。她将最近维吾尔网民在网上表达的滑稽表演和同性恋言论与维吾尔妇女和女孩蒙头或盖头巾的行为联系起来,称其为所谓的外来文化入侵,可能引起政府的注意。

“我想强调的是,这代表了外国势力的一种文化入侵,”她说。“这种入侵在过去人们戴头巾或盖头的时候就已经存在,而今天它以不同的形式仍然存在。”

她随后披露了中国政府过去在新疆的行动,揭露了戴头巾或头巾的妇女和女孩失踪的情况。

“当那场文化入侵发生时,许多女孩和妇女过去常常戴着头巾,完全遮盖自己的身体,类似于《佐罗的面具》,”她说。“后来政府来制止了。现在,在新疆没有人戴头巾或面纱了。”

她解释说,中国政府决定禁止维吾尔妇女戴头巾或面纱是因为政府认为她们构成了社会危险。

“所以政府取消了头巾,彻底从我们的社会中根除了它们。现在,新疆没有人戴头巾或面纱。现在,没有人敢做这样的事情(戴头巾或面纱),”她说。

美国之音向中国驻美大使馆就维吾尔网络红人茜仁苒朵的指控提出询问,中国大使馆发言人刘鹏宇否认了这些说法,称:“中国政府依法保护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

他强调,中国各族人民依法享有宗教信仰自由。“中国有近2亿宗教信徒、38万多名教职人员、约5500个宗教团体和14万多个登记从事宗教活动的场所,其中仅新疆就有约2.4万座清真寺,”刘鹏宇在给美国之音的的电子邮件回复中表示。 “我们敦促有关方面停止利用所谓的宗教问题干涉中国内政。”

根据荷兰的维吾尔政治分析家阿西耶·阿卜杜拉哈德·维吾尔(Asiye Abdulahad Uyghur)的说法,这位来自中国国内的维吾尔人的爆料明显与中国政府一贯否认对维吾尔人进行文化和宗教压制的说法完全矛盾。

“这一揭示是对中国政府对侵犯权利的掩盖行为的一记耳光,”阿卜杜拉哈德告诉美国之音。“中国当局一直否认任何压制的指控,包括限制维吾尔文化表达,如戴头巾,将此类行为标签为宗教极端主义。这位生活在中国的维吾尔女士现在向全世界揭示,即使是曾经戴过头巾的维吾尔妇女也受到了中国政府的打击和消除,这是中国长期以来一直否认的现实。”

为了深入阐释自己的观点,茜仁苒朵向她的追随者解释说,当中国政府根除戴头巾或面纱等所谓“外来习俗”后,外国文化入侵者采用了其他方法来侵入国内文化。

“他们会说,‘如果我们的入侵不能以这种方式发挥作用,我们就会以另一种方式让它发挥作用。’通过这样做,他们现在向我们的社会输出了另一种文化入侵方式,这一次,不仅是向新疆,而且是向整个国家,”她警告说。

她接着以滑稽表演和同性恋作为“文化入侵者”所采用的新方法的例子,警告她的追随者。

“任何看到或支持同性恋行为的人都将被政府完全锁定并清除,”她说。 “理性一下,不要为你没吃过的食物付出代价。最好的办法是变成正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