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ponsive Image

維吾爾領袖努瑞·圖爾克:我在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的工作

維吾爾領袖努瑞·圖爾克:我在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的工作

寒冬, 2020年6月24日

新任命的首位維吾爾裔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專員在接受《寒冬》採訪時,談及了該委員會以及其與中國宗教迫害所作的鬥爭。

作者:馬可·萊斯賓蒂(Marco Respinti)

和所有少數民族和宗教團體所遭受的迫害一樣,中國的維吾爾人和其他突厥裔少數民族所遭受的迫害正日益加劇。因此,著名的維吾爾人權活動家努瑞·圖爾克先生(Nury Turkel)最近被任命為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United States Commission on International Religious Freedom, USCIRF)專員有著很深的意義。

圖爾克先生出生在文革(1966-1976)高峰時期的一個再教育營裡,出生後的頭幾個月他和母親關押在一起,1995年到美國留學,1998年獲得政治庇護。他擁有華盛頓美利堅大學(American University)國際關係文學碩士和法學博士學位,是首位在美國接受教育的維吾爾裔律師,專門從事監管合規、聯邦調查和執法、反賄賂、航空、立法倡導以及移民等方面業務。

作為一名人權倡導者,他擔任華盛頓特區維吾爾人權項目(Uyghur Human Rights Project)董事會主席。該機構是他與他人於2003年共同創立的。同時,他擔任維吾爾裔美國人協會(Uyghur American Association)主席。由於他的努力,著名維吾爾人領袖熱比婭·卡德爾(Rebiya Kadeer)女士於2005年3月份被(中國政府)釋放。作為《寒冬》的朋友,圖爾克先生和我們分享了他的一些思考和觀點。

你能向美國以外的人或非美國籍人士解釋一下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和該委員會如何運作嗎?

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USCIRF)是一個獨立的跨黨派聯邦政府委員會,其主要職能是促進和保護美國國外的宗教自由。我們負責監督觀察世界各國的宗教自由現況,並向美國總統、美國國務院、美國國會提出政策建議。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用國際標準評估各國的宗教自由狀況,因此,我們不是要把美國的價值觀強加給其他國家,而是監督各國是否履行《世界人權宣言》和其他聯合國條約認同的普世準則。

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是由美國國會及國務院國際宗教自由辦公室(Office of International Religious Freedom)根據《1998年國際宗教自由法案》(International Religious Freedom Act of 1998)而成立的機構。但和美國國務院不同的是,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的獨立性使其無論對美國的盟友還是對手的宗教自由記錄都能直言不諱地提出批評。同時,我們專注在最嚴重的宗教自由侵犯者(比如中國)身上,而不是試圖涵蓋整個世界。

作為一名傑出的流亡維吾爾人領袖,您被任命為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專員的意義是什麼?

(美國國會眾議院)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議長能提名我擔任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專員,我對此深感榮幸,因為根據《國際宗教自由法案》,被任命的專員應該是「在國際宗教自由問題相關領域,包括外交、海外親身經歷、人權和國際法等方面有著豐富知識和經驗的傑出人士」。但我也意識到這次對我的任命不僅是與我個人有關,還是美國政府最高層作出的一個很明確的表態:對於因著中國向信仰宣戰而受苦受難的維吾爾人和其他所有宗教團體,我們絕不會停止維護他們的權益。

在擔任專員期間,我會繼續為那些被中國政府關押在集中營的維吾爾穆斯林發聲。同時,我也希望能引起人們對全世界其他宗教團體的關注。在過去幾年裡,這些宗教團體並沒有像維吾爾人那樣得到足夠多的關注和支持。海外維吾爾人學到了很多關於有效宣傳的經驗,我希望能分享其中的一些。

在中國,中共政府殘酷迫害維吾爾人,指控他們是分裂分子,甚至恐怖分子。對此,您將怎麼回應?

沒有證據表明關押在集中營裡的數百萬維吾爾人和其他突厥裔穆斯林犯過任何罪行,他們只是希望不受干涉地踐行自己的信仰。事實上,正如今年早些時候美聯社(Associated Press)所報道的那樣,洩露的中國政府文件表明,維吾爾地區當局打壓穆斯林是因為他們留大鬍子、戴面紗等宗教習俗,並非因為他們對(當局)構成安全威脅或者犯罪。本月早些時候,德國之聲(Deutsche Welle)英文頻道在報道中提到中國政府常常通過虛假審判定罪維吾爾人,還強迫他們從一份「認罪」名單中自己挑選罪名,其中就包括祈禱和戴頭巾等。

如果中國政府有任何理由認定一個人犯了罪或有極端分子行為,就應該以公平、公開庭審的方式提起訴訟,並允許該人選擇自己的辯護律師。中國政府將數百萬維吾爾人和其他人士法外關押的行為,甚至已經違反了他自己的反恐法。國際法規定,各國政府應按比例適度定罪和打擊恐怖主義,以避免侵犯人權。關押數百萬人以及定罪整個文化,顯然不是按比例適度的做法。去年11月,聯合國專家小組發出警告說:「當局過分強調壓制少數群體權利會加劇任何可能的安全風險。」

遭中共迫害的維吾爾人和其他突厥裔少數民族是穆斯林,但是伊斯蘭世界似乎對此反應很冷淡,甚至一些來自沙特阿拉伯等國家的知名穆斯林領袖為這樣的迫害辯護。您認為這是什麼原因導致的呢?

國際社會沒有共同抗議中國政府對維吾爾人和其他穆斯林的迫害,委員會對此非常失望。令人震驚的是,在2019年3月,伊斯蘭合作組織(Organization of Islamic Cooperation, OIC)發布了一份聲明來稱讚——而不是譴責——中國對待國內穆斯林社區的方式。有些國家則似乎很怕危及與中國密切的經濟來往或安全關係。此外,對中國人權狀況最輕微的指責,也會招致中國政府的報復。例如,在2019年2月,當土耳其政府譴責(中國的)集中營為「人類的奇恥大辱」後,中國政府就關閉了在伊茲密爾(Izmir)的一個重要的領事館。

委員會敦促美國政府增加撥款以促進國務院和國際開發署(United States Agency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USAID)的公共外交活動,使他們能向其他國家的關鍵利益攸關方展示中國迫害穆斯林的大量證據。確切地說,在印尼等國家,我們看到美國的公共外交活動能夠提高人們對這些問題的認識。國務院也需要在伊斯蘭合作組織等區域性組織中更加活躍,以便我們能抵制中國外交官極力壓制國際對其人權記錄進行批評的行徑。

接下來,你和委員會針對中國有什麼計劃?

上個月,國會通過了《維吾爾族人權政策法案》。這是美國立法機構首部針對保護中國維吾爾人和其他穆斯林權益的法律。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對這一重大勝利表示歡迎,但我們的工作還沒有結束。我敦促川普總統儘快簽署該法案,並用他手中的權力對嚴重侵犯宗教自由的中共官員採取針對性制裁。

注:美國總統川普於2020年6月17日簽署了《2020年維吾爾人權政策法案》,本報道的英文版於2020年6月13日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