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ponsive Image

穆斯林被关押者被迫成为免费劳动力

穆斯林被关押者被迫成为免费劳动力

寒冬2019年1月14日

尽管五年前「劳教」制度已被宣布正式取消,但现在,中共在新疆正重新启用劳动营,并从中牟取暴利。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被关押在「教育转化」营内的穆斯林正被迫劳役,2013年被中共废除的劳教制度改头换面,卷土重来。「教育转化」营取代了「劳教营」,但是换汤不换药,这并不代表当局不再要求被关押者进行强制劳动了。

日前,新疆当局强迫被关押的穆斯林从事劳役一事再次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

2018年12月,纽约时报报道称:「新疆拘禁营的演变与中国的『劳动教养』制度相应,这个制度曾将未经审判的公民送去做为时数年的苦工。中国五年前废除了劳教制度,但新疆似乎正在创造一个新的版本。」

《寒冬》收到消息,详细描述了被关押者从事强制劳动以及他们所不得不忍受的恶劣环境。

塔城地区一位化名为麦丽开的维吾尔族妇女告诉《寒冬》,她的丈夫因读经被抓进集中营。半年后,丈夫被判处5年监禁,期间还要被迫劳役。

麦丽开说:「转化营的生活条件很差,十七八个人住在一个​​约50平方米的房间,包括厕所在内,房间内又臭又脏,吃不好睡不好。我丈夫白天除了要学习、背诵政策法规外,还被要求无偿劳动,他被安排去打饢。其他穆斯林有的被送到袜子厂干活。」

2018年10月,麦丽开与其他被关押者家属还被政府人员警告。对方称,如果他们的家人在转化营服从政府的政策,政府说他们「转化」合格,刑期满后家人就能回家。「你们要好好支持政府的工作,」政府人员说道,「如果你们对政府的决定有不满情绪,说对政府不利的话,你们家人的『学习』时间就要被延长。」

麦丽开绝望地说:「5年之后我丈夫能否被释放都还是未知数,他要接受5年甚至更久的劳动改造。」

麦丽开的担心并不是空穴来风。劳改营是中国监禁设施的一种,经法庭判决定罪的人会被送到这里。而越来越多来自新疆的证据表明,「教育转化」营完全具有劳改营的特点,不同之处只在于:并非只有刑事犯罪的人会被判处在「教育转化」营进行强制劳动,属于某一种族或者具有某一信仰就是犯罪了,这一罪名就足以判其接受劳动「转化」。

关于强制劳动这一迹象,《寒冬》从南疆地区一位看管穆斯林的狱警那儿得到证实。该狱警说:「现在被关押在监狱的这些穆斯林即使服刑期满也不会被释放,而是会被转移到『教育转化』营,继续接受至少为期五年的劳动改造。转化营里面有工厂,穆斯林在里面被强制劳动。五年期满,政府说改造好了才可获释,否则将会是无限期的关押。」

这名狱警直言不讳地继续说道:「其实政府就是通过这种方式使新疆穆斯林沦为其免费挣钱工具,为中共创造高额利润。这些穆斯林再怎么努力劳动都不会换来减刑的机会,他们中间的很多人可能会被终身监禁。」

被关押者长期无偿进行强制劳动的制度似乎在新疆各地被大规模地推广。前不久,《寒冬》曝光了新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一座规模庞大的「教育转化」营。该转化营旁边就建有一个大型生产基地,基地内建有服装厂、电子厂、食品加工厂等9栋厂房。生产基地内一厂商透露,被关押在「教育转化」营里的「学员们」将被送到这里工作。

除了在「教育转化」营附近建造大型的生产基地之外,当局还将一些私人企业引进秘密的「教育转化」营内,给被关押的维吾尔人进行生产技术培训。

沉先生(化名)在新疆经营一家服装厂多年,为确保服装厂可以继续经营,他决定与政府合作。他将生产车间搬进了一个秘密的小型「教育转化」营的地下室,当地政府将一部分在押的维吾尔族妇女送到这里,她们中年龄最小的才17岁。沉先生的服装厂工人负责对这些在押者进行技术培训。

沉先生抱怨说:「前三个月她们(这些囚犯)根本干不了什么生产性工作,后三个月刚刚能干一点活,挣来的钱还不够我支付培训工人的工资。半年培训期满,这些维吾尔族妇女就会被转移到其他区域的『教育转化』营,成了给政府免费干活的机器。」沉先生表示,当局正在其他地区推行这一经营管理模式。

美国维吾尔人协会主席伊利夏提曾呼吁各界关注强制性劳动在中国的死灰复燃,「这种(强制性劳动)制度根本就没有在这里消失过。」他表示,「现在只不过是大规模的扩散,大家认为就是卷土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