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ponsive Image

焚烧『可兰经』事件的思考(吾尔开希)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2010年9月13日

美国佛罗里达州盖恩斯维尔市的小教会的牧师琼斯宣布将在十一号当天焚烧两百本回教的可兰经,以纪念「九一一」事件的三千位死难者。在受到包括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内全世界众多人士的严厉谴责与规劝之下,这位牧师在9月10日声明放弃这项行动。这个并没有实际发生的事件却引起了全世界极大的关注。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对此事表达任何宗教都不应该容忍此种行径。多国领袖对此事件也都表达了严重关切。美国全国朝野包括主要新闻媒体都一面倒地对琼斯牧师的行为表达了强烈的谴责和不认同。美国国防部长盖茨打电话给他警告他这种挑起族群冲突的行为,可能会置美军于险境。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强调琼斯牧师的个人行为,绝不能代表多数人看法。

一个十来万人口的小城镇的不到五十人的小教会,当然不可能代表美国多数人,毋庸置疑,琼斯牧师这一愚蠢的举动,根本在美国找不到什么附和者,至多是在不到万分之一的人口的一些同样愚蠢的极端分子之中找到一点掌声和喝彩喧嚷,但是全世界尤其回教世界,在看到这一极端挑衅宗教信仰这一敏感神经的行为,他们无法将愤怒聚焦到这个不到五十个人的小教会,只有针对美国这个令很多人原本就觉得是世界超级霸权,尤其在经过小布什总统八年任期之后,这种霸权还夹杂很重的基督教宣教色彩。因此,就像希拉里国务卿所说的这种行为不仅是愚蠢,而且是危险的。

其实这个事件应该引起关注的还有另外一个层面。这个层面我诚恳希望伊斯兰教世界能够看到,全世界都能注意,尤其应该引起今天对美国无法理性看待的中国人民认真思考:那就是,美国这个很多人眼中的超级霸道大国,在面对自己有这样一个国民,要作出如此愚蠢而危险的行为时,当亚洲的伊斯兰大国印度尼西亚总统尤多约诺写信给奥巴马,呼吁他介入,阻止这一行为时;当美国政府清楚地认知这种行为对美国的国家利益具有如此直接的威胁时;他们所采取的方法,是劝说,国务卿,国防部长乃至总统亲自上阵,也只是劝说,无论言辞多么严厉,他们所作的就只有劝说。佛罗里达警方甚至表示,在琼斯牧师开始焚烧之前,他们无法介入,开始焚烧之后也只能以轻罪处理,纽约市长彭博在一片挞伐声中,适时地提醒了美国人民,琼斯牧师依据宪法有权焚烧可兰经。

我不知道印度尼西亚总统呼吁的美国总统介入是指什么,无论是政府直接进行的东帝汶的宗教屠杀,或是政府姑息纵容的对华人的民族仇杀,印度尼西亚在并不久远的历史上对其它民族和其它宗教的迫害都是极不光彩甚至是令人发指的。而美国总统奥巴马也真的介入了此事,奥巴马在美国广播公司的“早安美国”节目中说﹐“如果此刻琼斯牧师在收听节目﹐我希望他明白他打算要做的事情完全与我们作为美国人的价值观背道而驰﹔这个国家是建立在自由和宗教包容观念之上的。”

在美国,不仅一个牧师可以焚烧可兰经而政府除了劝说束手无策,穆斯林如果要在美国焚烧圣经,美国政府也会同样束手无策。我们知道,在印度尼西亚,在中国,则情况完全不是如此。其实这就是美国之所以能够成为对世界事务如此有发言权的超级大国的真正原因,当我们反感于美国在介入世界事务时强烈推销自己的价值观时,我们该注意到他们自己也在恪守这个价值观,哪怕对自己并不有利,它也还在坚持。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http://www.rfa.org/mandarin/pinglun/wuerkaixi-091320101425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