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ponsive Image

流亡维吾尔人向国际刑事法院控诉中国种族灭绝

纽约时报中文网, 2020年7月9日

周一,流亡的维吾尔人敦促国际刑事法院(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就种族灭绝和反人类罪行对北京进行调查。对于中国执政的共产党向该穆斯林少数民族实施的严厉镇压,这是首次利用国际法的追责尝试。
代表两个维吾尔维权团体的伦敦律师团队对中国政府提出控诉,控告中国政府试图通过非法逮捕或驱逐出境的手段,遣返柬埔寨和塔吉克斯坦境内的数千名维吾尔人。此案可能令国际社会对中国政府将其意志强加于境外的能力进行更严格的审视。
律师们提交的80页文件中包括一份30多名中国官员的名单,他们称这些人对这场运动负有责任,其中包括中共领导人习近平。
近年来,习近平的政策将中国西部新疆地区的穆斯林少数民族置于一张无处不在的监视、拘禁和社会改造的网络之下。多达100万维吾尔族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被关押在该地区的拘禁营,招致全球越来越多的谴责。
国际刑事法院的任务是为种族灭绝、战争罪行和其他暴行的受害者伸张正义。但中国不承认其管辖权,令人对这个案件会进展到什么程度产生疑问。
牵头此案的英国律师罗德尼·迪克森(Rodney Dixon)表示,此案重点关注对中国在柬埔寨和塔吉克斯坦非法行为的指控,从而绕开了对北京的管辖权问题。柬埔寨和塔吉克斯坦都是该法院成员国。
“这可能会成为一个关键案件,因为长期以来,人们一直认为,无法采取任何措施在国际法庭上让中国承担责任,”迪克森前往海牙之前在伦敦接受电话采访时说。
迪克森援引该法院2018年的一项裁决,他说,“该法院曾说,当犯罪在一个成员国开始或结束时,该法院拥有管辖权,这个案件的情况就是这样。”
2018年的裁决适用于同样没有签署该法庭条约的缅甸。法院裁定,它可以起诉缅甸对逃到孟加拉国的罗兴亚穆斯林的“驱逐出境”及其相关罪行。孟加拉国是该法院的成员国之一。

新疆和田郊区一座戒备森严的设施上的瞭望塔。据信,这里是一个再教育营,主要关押穆斯林少数民族。 GREG BAKER/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向中国提出指控的两个维吾尔组织是东突厥斯坦流亡政府(East Turkistan Government in Exile)和东突厥斯坦国家觉醒运动(East Turkistan National Awakening Movement)。这些组织主张新疆独立,并将该地区称为东突厥斯坦,而不是中国的官方名称。东突厥斯坦是两个短暂存在的维吾尔共和国的名字。
他们的指控还广泛地针对中国过去10年的新疆政策,以及在发生一系列暴力骚乱后越来越严厉的安全措施。长期以来,维吾尔人一直对当局对其宗教和文化的严格控制,以及在中国占人口多数的汉族涌入新疆感到不满。
在习近平任内,新疆政府加大了劝诱、施压或强迫维吾尔人从海外回国的力度,还建立了旨在灌输维吾尔人远离宗教、接受中国统治的拘禁营。政府实施了一些项目,推动少数民族从事工厂工人和街道清洁工等工作。

和田,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的照片。 GILLES SABRI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据美联社(Associated Press)和德国研究人员郑国恩(Adrian Zenz)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当局还在开展一场规模庞大、令人不安的行动,通过强制绝育和人工流产,大幅降低新疆少数民族的出生率。
英国律师迪克森说,针对北京的指控包括从目击者和受害者那里搜集的中国特工强行驱逐和进行域外逮捕的证据,以及联合国、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等机构和各种流亡组织的报告。
“检察官需要调查种族灭绝罪,”迪克森说。“如果你逮捕一些人,并且发动一场镇压他们的运动,对他们进行净化,那就是一场旨在淡化和摧毁他们群体身份的运动。”
国际法院首席检察官、来自冈比亚的法图·本苏达(Fatou Bensouda)可能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才能对律师的申请做出正式回应。
在中国西部新疆和田镇,毛泽东与一位维族村民握手的塑像。 GILLES SABRI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中国外交部没有立即对这一申诉发表评论。但中国政府一再否认有证据表明新疆存在大规模镇压少数民族的行为。
“新疆全面贯彻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中国外交部上周在一份反驳近期对中国人权记录批评的长篇文章中表示。“新疆从未限制包括维吾尔族在内的各族群众的出行自由。”
中国对该申诉的反应,可能与特朗普政府在涉及美国人案件中的反应类似。特朗普政府猛烈抨击国际法院对驻阿富汗美军和阿富汗部队可能犯下的战争罪展开调查。
上个月,国务卿迈克·庞皮欧(Mike Pompeo)称该法庭为“袋鼠法庭”(不公正的非法法庭——译注),特朗普总统呼吁对参与调查美国人的法院雇员实施经济惩罚和旅行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