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ponsive Image

族压迫中的维吾尔人——‘绿卡’、‘良民证’/伊利夏提

来源: 博讯,2015年1月14日

自去年开始,中共殖民政权开始在东突厥斯坦、针对维吾尔人实施所谓的《无犯罪纪录卡》制度;特别是在东突厥斯坦南部各地,主要是针对南部维吾尔农民。

任何维吾尔人要出行、要跨越乡镇、县界,都被严格要求携带这个所谓的《无犯罪纪录卡》。卡主要由当事维吾尔人居住地乡镇派出所,根据驻村警察、十人长、村支书的批示,颁发给当地维吾尔人。

维吾尔人将这个卡戏称为‘绿卡’!

一开始,中共殖民内政权,赤裸裸地只要求维吾尔人要持有这个卡;但后来,因为甚至来自中共殖民政权内部之反对声,才改为凡居住在东突厥斯坦的居民都要持有这个卡;但在实际实施、执行当中,还是只针对维吾尔人。

任何维吾尔人要出行必须携带身份证和‘绿卡’!只有身份证,没有‘绿卡’,重则要抓捕,轻则要拘留罚款!

没有‘绿卡’,维吾尔人不被允许购买汽油、刀具、化肥、化学原料等等。

一位朋友告诉我,他的一位在农村的亲戚,一天骑着摩托车出行回家途中,摩托车没有了汽油;到了加油站,发现忘了带‘绿卡’;无论怎么说加油站都坚决拒绝出售汽油。

无奈中,这位维吾尔农民给加油站工作人员看他的身份证、驾驶证等,但是都没有用;加油站工作人员一口咬定,没有‘绿卡’,他们无法出售汽油给维吾尔人,且声明是当地公安局的规定!

没有办法,这位维吾尔农民不得不推着摩托车来到附近一位亲戚家,请求亲戚拿着他们的‘绿卡’去为他的摩托车加了点油,才得以深更半夜回到家。

没有‘绿卡’,维吾尔人不被允许住宿,不被允许进入一些城市的商场、公园等公共场所,更遑论维吾尔人进入政府机关、事业单位、公司、工厂等!

一些做小生意的维吾尔人,因为生意上的事物走到东突厥斯坦其他乡镇、城市,如果没有携带‘绿卡’,即便是带有身份证,也被拒绝住宿!

一位来自南部的维吾尔年轻人告诉我,他因为生意原因和他的一位汉人生意伙伴驾车来喀什噶尔办事;路上因为汉人生意伙伴开车,路口检查站的岗哨没有怎么检查就一路放行了。但是到了城里,事情未办完,天就晚了;于是两人决定第二天回去。

到了要住宿时,这位维吾尔年轻人才发现自己忘带了‘绿卡’。尽管他带有身份证,尽管汉人生意伙伴再三保证这位维吾尔人是‘良民’,但他还是被拒绝住宿。

不得已,这位维吾尔年轻人四方打电话、联系寻找在当地的维吾尔朋友,好不容易联系上了一位朋友,还得厚着脸皮请求这位多年未联系的朋友允许其在他家借宿一晚上。

过去维吾尔人(包括一些‘新疆’人)抱怨到中国各省市出差,没有宾馆、旅社愿意给维吾尔人(包括‘新疆’人)住宿。现在,维吾尔人在自己的家乡——东突厥斯坦各城镇,面临着同样的极端不公待遇——不予住宿的民族歧视、压迫!区别只不过是,现在是更加赤裸裸地、只是针对维吾尔人罢了!

一位朋友告诉我,现在因为针对维吾尔人,特别是针对南部维吾尔农民的出行的限制越来越多、越来越苛刻;现在在乌鲁木齐根本找不到临时打工的、来自东突厥斯坦南北部的维吾尔农民工。

朋友的弟弟在乌鲁木齐开办了个小货运公司,想临时雇几个人帮忙,想到维吾尔农民的贫穷、不容易,朋友的弟弟想雇几个维吾尔临时工,但硬是找遍乌鲁木齐一个星期,也找不到打零工的维吾尔人!不得已只好雇了几个四川来的汉人临时工!?

维吾尔农民被中共殖民政权、以各种赤裸裸的民族压迫歧视政策;要么是强行‘圈’在自己的居住乡镇、土地;要么是以‘剩余劳动力’转移为借口,送到中国各地的‘血汗工厂’作廉价劳动力!

即便是在农闲季节,中共殖民政权宁肯让维吾尔农民从早到晚跳无聊的《小苹果》舞蹈,也不允许维吾尔农民出去打零工、争点零花钱!宁愿让维吾尔农民儿女分离,以所谓的‘剩余劳动力’转移为借口强迫维吾尔年轻人、去到人生地不熟的中国沿海各省市‘血汗工厂’作廉价劳力,也不让维吾尔人就近在自己的家乡就业!

与此相成鲜明对比的是;乌鲁木齐、库尔勒、喀什噶尔、和田、伊犁、石河子、奎屯等天山南北各大城市,充满了来自中国各地的、来打零工的汉人移民;他们非常自由地在东突厥斯坦各地流动,且不需要出示任何‘无犯罪证明’等的‘良民证’、‘绿卡’,只要有个身份证就可以走遍天下,且‘机会’多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5/01/201501140142.shtml#.VLYhocb5zV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