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ponsive Image

新疆涉反人类罪行 人权组织吁UN介入调查

新疆涉反人类罪行 人权组织吁UN介入调查

来源:RFA

总部位于纽约的人权组织“人权观察”周一公布最新调查报告,中共在新疆有系统、大规模的拘禁维吾尔与哈萨克等民族,对他们施行酷刑和文化压迫,已经构成“反人类罪”。有鉴于中国始终不愿配合独立调查,人权观察呼吁,联合国是时候主动介入,成立专门的调查委员会。

“断代、断根、断联、断源一个不漏,彻底把‘两面人’的根子铲干净、挖干净,誓与‘两面人’斗争到底。”这是新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民宗委副主任买苏木江·买木尔2017年的讲话,讲的是要大规模抓捕新疆知识分子,以便查清所谓的“两面人”。在总部设在美国的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19日公布的最新报告中,中共在新疆针对当地维吾尔与哈萨克穆斯林少数民族不只是狠话说尽,更是坏事做绝。
这份名为《断代断根:中国对维吾尔族及其他突厥裔穆斯林所犯的危害人类罪行》的报告有53页。报告写到,中国政府对突厥裔穆斯林的镇压不是新鲜事,但近几年达到前所未见的严重程度。

报告提到,尽管美国国务院和比利时、加拿大及荷兰国会皆已认定,中国的行为构成国际法上的“种族灭绝”,但“人权观察目前尚未纪录到构成‘种族灭绝’重要条件的存在,不过,报告并不排除未来有相关证据出现,足以做出种族灭绝的结论。”

但可以确定的是,中共在新疆从事大规模任意拘禁、酷刑、强迫失踪、大规模监控、文化与宗教灭绝、拆散家庭、强迫在海外的新疆人返回中国、强迫劳动以及性暴力和侵犯生育权利等措施。协助撰写报告的美国史丹福大学人权与国际司法中心学者范舍克(Beth Van Schaack)说,“中国政府对待新疆突厥裔穆斯林人口的政策措施,已构成国际法上的反人类罪”。

人权观察:联合国应成立新疆调查委员会

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告诉记者,现在是联合国采取更积极行动、介入调查的时候了。

“很清楚的是,中国政府是不会好好合作、配合独立调查的;如果中国当局继续阻止调查,联合国可以开始在境外搜集证据。联合国过去有先例做过这样的事,包括在委内瑞拉、缅甸与朝鲜迫害人权的问题上,联合国都这么做。在新疆,中国当局的犯罪规模,这么多的情况已足以让联合国体系采取取行动了。”理查森告诉自由亚洲电台。

报告建议联合国, 应由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通过决议,成立调查委员会,除调查相关罪行,也要提出将负责官员绳之以法的具体措施,并呼吁给予受害者和幸存者适当赔偿,且定期向人权理事会和联合国其他相关机构提交报告,并将报告公开。

人权观察的报告也同时呼吁联合国秘书长要有更积极行动,应公开支持成立针对新疆人权迫害的调查委员会,并在公开和私下敦促中国当局终止对新疆突厥裔穆斯林的迫害,公开支持究责的行动。

新疆强迫劳动 UN人权委员会总算发声

联合国秘书长的职务今年将改选,现任秘书长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已表态有意角逐连任。他日前呼应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巴切莱特(Michelle Bachelet)两年多前提出的要求,敦促北京向巴切莱特和其他联合国专家发出在新疆的“不受限制的通行权”。

在国际社会持续施加压力的情况下,今年3月29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公布16名人权专家的联合声明,对中国维吾尔穆斯林被拘留和强迫劳动的指控,表达“严重关切”,呼吁让联合国专家不受阻碍地进入中国进行实地调查,并敦促全球和中国国内公司密切审查其供应链。

联合声明指出,据报导,至少有150多家中国国内和外国注册公司,涉嫌严重侵犯维吾尔工人的人权,包括数十万维吾尔少数民族成员被关押在“再教育”营,还有许多人被强迫转移到新疆的其他地区或是中国其他省份的工厂工作。

强迫劳动还是自愿接受培训?

在中国最大门户网站百度上,搜寻“维吾尔工人”会出现一家名为“青岛德才人力资源网”的机构,标榜“我司提供大量政府新疆工人”,公司号称是经青岛市人力资源和劳动保障部门及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批准、具有独立法人资格,且与新疆劳动局合作,可长期输送新疆工人50-500人不等,更标榜自己提供的新疆工人是“有政府带队管理”,非零散人员。

本台拨打网上咨询电话,无人接听。不过,英国天空电视台(Sky News)最近报导,一家也是号称有大量新疆工人的人力仲介机构指出,新疆维吾尔工人转移到外省市工作前,都会经过“严格的政治审查”,且会有专门的管理人员监督,处在“半军事化管理”的状态。

中国政府总宣称,这些到外省市务工的维吾尔人是“自愿”追求更美好生活,中国官方中央电视台也推出一系列的新疆人到外省市务工的访谈宣传片。

维吾尔裔的美籍记者艾美莉亚·庞(Amelia Pang)是《中国制造》一书的作者,她就曾追踪中国廉价产品背后可能隐藏的劳工权益迫害问题。她很了解中国劳动教养系统过去违反人权、滥用劳动力种种作为,因此在她眼中,已经逃往海外的维吾尔人指控强迫劳动的人证,比起中国政府与中国媒体的反驳说词,她相信前者。

“根据那些逃出来的幸存者,他们无法选择不要工作或是不要到其他地方工作,或是选择在有合理薪酬下工作。对中国国内官方媒体报导的可信度,我是没有信心的。”

艾美莉亚·庞的判断,还建立在她亲身调查采访的经验之上。她告诉记者,在中国的一些戒毒中心,毒瘾者本该有专业的心理上的治疗或是药物上的救治,但她曾跟踪到有运货的卡车把货品送到戒毒中心,因为戒毒中心开办有工厂,中心的病人成了工厂工人。

她认为,中国过去给人定了罪后进行劳教的做法,与新疆的情况有太多相似处,不同之处在于,这次是针对特定民族的作法,但“他们很多是学者,是老师,是维吾尔的高级知识分子,他们并不需要什么职业训练”,更何况,中国不是说所谓的“职业训练营”已经结业了吗?但事实上,现在还开着。

根据《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反人类罪”是指基于政府政策实施一系列针对平民人口广泛或有系统的迫害的暴行。 广泛意指行为的规模或受害者人数;有系统是指形成一定的模式或按部就班的计划。反人类罪可以在和平时期或者武装冲突期间实施,只要它是针对平民人口。

反人类罪包括针对民众实施谋杀、种族灭绝、人体试验、酷刑、强奸,也有政治性的、种族性的或宗教性的迫害,以及其他非人道的行为。

中国既没有签署、也没有加入《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自2002年以来,世界上共有8名国家元首被判“反人类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