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ponsive Image

新疆女教师被武警枪杀 官说是“工伤”家属誓讨公道

来源: 自由亚洲电台,2015年7月21日

新疆阿克苏地区女教师李文洁去年7月驾车经过公安局设立的治安检查点时遭武警枪杀,事后当局认定事件是“因公意外遭枪击死亡”,但家属认为警方草菅人命、混淆视听,四处上访抗议各部门包庇涉事警察,但却遭当局推诿拖延。死者家属批评,新疆地区反恐情势日趋紧张,当局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人。

去年7月18日,新疆阿克苏地区职业技术学院艺术系女教师李文洁,驾车带着8岁的女儿到温宿县参加钢琴大赛,途中经过温宿县公安局设立的治安检查点,她未停车径直驶过,遭值班武警开枪击中头部致死。

李文洁的丈夫张振海周三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称,他赶到现场后发现,子弹是从车辆后部打入,击中妻子头部,且子弹从后排女儿额头擦过,差一点就一枪两命:“我有一个8岁的女儿在后排坐着,子弹在我们女儿耳朵右侧两公分擦着头皮,射到我媳妇的后脑。我赶到现场之后,我女儿说爸爸我听到枪声了,从后门和后玻璃的立柱那打进去的。我的丫头浑身是血、脑浆,我媳妇还带着安全带,车子直直撞到前面等红灯的小货车。”

张振海称,事发后温宿县检察院出具的调查结论与事实严重不符,认定为“枪击意外致人死亡”,是“因公意外死亡”,家属不服,认为警方滥杀无辜,但从事发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年,阿克苏地委、温宿县政府、县委、公安局均包庇开枪的武警,无奈之下,家属选择在网络曝光。

张振海:“为什么给我们家属的结论是工伤?枪击打完了就是工伤?开枪的就是警察,他们包庇他,警察就是政府的工具。找过当地的县委、政府、公安局、检察院、政法委、阿克苏地委。你为什么开枪?你路没封,前面大车过去了,我们小车在后面过去,调查了行车速度后,才40多码,吃不准情况下怎么可以乱开枪?车速那么慢,玻璃还落着难道你看不到?我们的警察都是特警,肯定有一个枪支管理使用办法吧?我们一直在质问,没人理会,当地政府就说,不行你就告去。

张振海表示,自去年起,阿克苏地区反恐情势日趋紧张,当局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人。但防范暴徒不能成为滥杀平民的理由:“一个女同志,带着小孩去参加学校的钢琴大赛,你能说她说是暴徒?就算是暴徒,也可以一枪打轮胎吧?你为什么一枪致命?而且差一点一枪两命,颠倒是非,执法不规范,到现在还在官官相护。错了就是错了,为什么不敢认?”

记者就此致电阿克苏地委,一名值班人员要记者找公安局,在记者再三要求下,这名值班人员表示,可以安排了解事件的领导向记者介绍情况:“被武警打死了找公安局,这是公安局管的,你过一会打电话,我给你安排领导。”

但记者留下联络方式后,却一直未收到回复。

记者又致电阿克苏地区及温宿县公安局,但电话均无人接听。

记者周三就此致电阿克苏地区职业技术学院,一名自称叫罗文伟的老师向本台确认,学校公告李文洁老师确系因公死亡 ,但老师们私下都在议论,李老师死得很冤,当时南疆地区连续发生数起袭击事件,气氛十分紧张,相信事件是因恐惧而导致误判:“去年那段时间我们新疆经常发生暴乱事件,那时候查的挺严的,她正好开车带着孩子从阿克苏到温宿去。”

记者:“说她是因公死亡对吗?”

罗文伟:“说是因公但实际上她是参加活动,到了卡点警察要她停车,但她赶时间,她想从另外一个路走,警察开枪警告,但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打到她了。”

张振海还告诉本台,女儿亲眼目睹妈妈脑浆、鲜血四溅而惨死眼前,目前正定期接受紧急心理辅导,但仍时常做噩梦、大喊大叫,同时,他们还有一个1岁的儿子正嗷嗷待哺:我还有一个儿子,是去年6月27日出生的,他妈妈7月18日走的,我女儿以前特别活泼可爱,会弹琴跳舞,现在晚上做噩梦,一惊一乍,情绪不稳影响很大,我们一直在做心理辅导。”

自去年5月22日乌鲁木齐发生爆炸袭击后,中国开展为期一年的反恐专项行动,中国官方媒体不断发出警察在新疆击毙“袭击者”的消息,但外界很难独立证实事件的来龙去脉。

特约记者:忻霖 责编:胡汉强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xl1-072220151100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