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ponsive Image

新疆多名哈萨克族人讲述亲人被抓 世界维吾尔大会促中国停止迫害

新疆多名哈萨克族人讲述亲人被抓 世界维吾尔大会促中国停止迫害

ChinaAid2018年5月8日

(新疆-2018年5月5日)在哈萨克斯坦的多名哈萨克族,继续披露其在中国新疆的家人被关押在改造中心的情况。另外,中国官方媒体披露,早在数年前,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当局已经在区内设立了称之为“去极端化教育中心”的羁押场所。海外维吾尔组织敦促中国停止迫害维吾尔人,希望世界各国采取有效措施,阻止新疆当局设立改造营,继续关押为维吾尔族。

目前,数以万计的中国新疆哈萨克族、维吾尔族及少数民族基督徒被羁押在官方设立的“改造中心”,被羁押者受到不人道对待,导致精神失常。一位从中国新疆到哈萨克斯坦读大学的哈萨克人沙比拉.苏力丹称,她已加入哈萨克斯坦国籍,但其父母亲去年回新疆后,被限制出境。她说:“我于2018年来哈国上大学,并已经加入哈国国籍。我的父亲苏力丹.巴巴西(Babax.Sultan),母亲俄热斯汗.阿布都拉(Abdullah.Ereshan)住在哈国东部的的乌尔加尔县哈拉布拉村,2010年领了哈国绿卡,并在哈国居住。他们去年去中国探望亲戚,回去的当天,公安派出所的警察把他们的护照与绿卡收回,说‘等你们回去(哈国)再还给你们’。当他们去派出所要护照时,公安要他们提交在哈国的儿女们的身份证复印件、提供哈国住址等。最终当局没有把护照还给他们,他们至今没有回来。现在我们无法联系到他们。母亲她年老体弱,不知情况如何,希望哈国政府帮助两个老人家回家”。

库沙拉.哈布扽的丈夫被羁押在改造中心
(图:对华援助协会,2018年5月7日)

一位叫库沙拉.哈布扽(Hansen.Kulsara)的哈国妇女,上周在一段视频中称,她的丈夫去年返回中国新疆后,被羁押在改造中心,至今没有任何消息:“我老公叫木汗.叶尔布力(Eebol.Muhan),他有哈国绿卡,2017年10月20日,去中国至今没有回来,他被抓进改造中心,现在我一个人带着孩子,另外,我已有孕在身,再过几个月就要生孩子。我希望哈国外交官们帮助我们一家人团聚”。

艾灯.努斯热艾力担心被羁押的哥哥成植物人
(图:对华援助协会,2018年5月7日)

另一位叫艾灯.努斯热艾力(Noserali.Ayden)的哈国公民称:“我哥哥把合提江.努斯热艾力,住在中国新疆新源县坎苏镇阔克托别村,2017年9月份被抓入改造中心,一个半月后获释,但今年2月份再次被关入改造中心,政府说他的思想还没有彻底改变,求助哈国政府与国际人权组织,不要让中国政府把所有人改变成植物人,求助中国人”。

哈萨克公民哈布力.沙布提(Cabit.Kabel)的母亲,也被中国新疆当局羁押。他说:“我的母亲(Tazabek keze Bagdat),居住在新疆博乐市精河县,2017年11月正常退休,计划退休以后来哈国定居。我给母亲送的手机上有Skype通讯软件。2018年1月11日,母亲因在手机上下载的通信软件被抓进改造中心,其后她被公安审问多日,才放回家。公安还要求她不得外出,不得讲任何话题”。

哈布力.沙布提还说,今年3月10日,警察到他家,强行把其母亲送进改造中心:“母亲在微信里,给我留了一句话‘儿子我被警察抓走了去改造’,从此没有消息了,我哥哥努尔太.夏牙合买提(Xayahmet ule Nurtai)住在博乐市,2017年10月回中国参加婚礼,再也没有回来,哥哥在这边有企业无人管理经济损失重大。我在此请求哈国政府与联合国人权组织,保护我们这些无辜百姓的生命安全与财产安全”。

总部在德国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本周日(5月5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新疆有大量的维吾尔族人被羁押在改造中心,他们遭到残酷的虐待,当局严密封锁消息,外界目前所知仅是冰山一角:“当局以所谓的去极端中心名义所建立的所谓改造中心,连乡村最基层的一级也有改造营。被羁押者与亲人失去联系。从各地反馈的信息中,那些被强制收容、关押的维吾尔人,至今情况不明。外界很难获得被羁押者的信息”。

中国官方早在数年前已建立“改造中心”。官方《新疆日报》2014年18日报道。11月13日,疏附县站敏乡尤喀克克孜力克村16名农村妇女在村教育转化中心的教育转化下,充分认识到了宗教极端思想的实质和危害,主动脱去了吉里巴甫服,唱起了《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报道称,当年,疏附县县乡村三级教育转化基地共举办教育转化培训班203期,培训人数3515人,已教育转化3096人。

迪里夏提呼吁中国政府立即停止在新疆建立改造营,对维吾尔人等少数民族进行政治洗脑,同时希望国际社会采取有效措施,促使中国改变这一状况:“国际社会有义务,有责任采取更加有效的,能使中国政府有所顾虑的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