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ponsive Image

政治移民——暴政羽翼下的危卵/伊利夏提

来源: 博讯,2015年8月16日

我又要炒冷饭。今天大家都在谈天津大爆炸,谈即将成为谜的死伤人员数目,谈因官员的无知瞎指挥而牺牲的消防官兵;而我却和天津卫视一样,要谈和天津爆炸无关的东突厥斯坦问题!?然而,今天我要谈的问题并非和中国彻底无关,我要谈的问题不仅和天津,而且和中国其他各大中城市都多少有些关系。
今天我又要谈东突厥斯坦的移民——政治移民;因为中共侵占东突厥斯坦早期移民中也有着大量的天津人,所以我今天的话题并非和天津一点关系没有。
前一段时间,一两周前,一条迟到的消息浮出水面,开始在网上流传。消息是有关一位东突厥斯坦阿克苏市政治移民的。
2014年7月18日,一汉人女教师带着女儿开车去温宿县办事途中,因为没有在警察所设检查站(卡子)停车,而当着女儿的面被中国军警一枪射杀致死。新闻有文字、还有图片,非常的血腥、惨烈。
报道指出,政府及军警一开始企图以谎言掩盖真相,但在路人作证,以及女儿、丈夫的坚持下,政府还是给予了死者家属一些事实真相,承诺追究责任;至少进行法医鉴定的法医坚持了女士是被射杀致死的结论,而不是汽车追尾致死。由此,为这位女士家人其后向政府的追责提供了坚实的司法铁证。
同样是在去年的4月12日,也是在阿克苏,在柯平县有一位维吾尔年轻人,阿布杜巴斯提(Abulbasit),因为骑摩托车闯红灯被中国军警枪杀致死。有关此惨案的新闻,中国媒体只是在海外各路媒体报道之后,以寥寥几笔一带而过,再无下文;被射杀现场图片什么的,阿布杜巴斯提的家人想都没有想过!?抬尸游行,要求政府给予说明的维吾尔人,几人被枪杀,其他被抓捕判刑,亲戚、朋友及家人被威胁,案件被中共定性为‘袭警’。对维吾尔人来说,一旦被定性为‘袭警’‘恐怖’什么的,追究也就结束了;再找政府,就要连累亲戚坐牢。
今天,在此,我不想谈这两起惨案的相同和不同;我今天想要谈的是,生活在东突厥斯坦的汉人政治移民,当他们遭遇到同样的,而且是维吾尔人几乎每天都在经历的,被中国军警无故枪杀、被政府歧视、被政权不公平对待时的无奈,以及他们对处于同样暴政下被无辜滥杀维吾尔人的幸灾乐祸心态!
中国古话说“覆巢之下无完卵”。在东突厥斯坦,中共优待政治移民是因为维吾尔人在和中共暴政抗争,要求平等和自由。
作为同样生活在暴政下,同样经历了中共一个接一个、史无前例的各类政治运动,被祸害、被饥饿、被迫害的平头百姓,同样每天面临强拆、滥杀、滥捕,通讯、联络、自由受限制的中国百姓;即便是处于汉人的立场不能站在维吾尔人一边,为东突厥斯坦的独立而呼吁的话,至少应该作为一个现代人、站在人类的立场上为自由和平等而说话吧!
但事实不是这样的,绝大多数时候,东突厥斯坦的政治移民是政府的帮凶;在中共殖民政权欺压、迫害、血腥镇压维吾尔等东突厥斯坦土著民族时,政治移民往往和政府沆瀣一气,狐假虎威,和政府一块儿掠夺被殖民民族的土地、财产等资源。
政治移民自来到东突厥斯坦的那一刻起,即投入中共暴政的怀抱;但是暴政在给予这些政治移民一些掠夺战利品的残羹剩饭,给予政治移民居住、仕途优惠政策的同时,也要利用政治移民实现其长期殖民统治当地民众的政治野心。但因为中共是暴政,政权只是为一小撮当权者服务的,所以当这些政治移民阻碍其暴政时、成为暴政的绊脚石时,中共暴政会毫不犹豫的牺牲掉这些政治移民,想扔垃圾一样把他们甩掉!?
作为同样的人类,作为同样暴政下呻吟的那民,这些政治移民应该在遇到上述女教师被射杀那样惨案时,不仅毫不犹豫地站起来为自己争取权益,而且应该举一反三,强烈质疑中共对维吾尔人的滥杀无辜屠杀政策,因该质疑对维吾尔人实施的歧视、迫害政策!至少应该质疑在同一个阿克苏发生的阿布杜巴斯提被射杀惨案!
但令人遗憾的是,我搜遍了各个报道这位女教师被射杀惨案的中文媒体,居然没有一家媒体,有汉人在其讨论页面谈到阿布杜巴斯提被射杀惨案,也未见任何中文媒体将此两件同样性质的惨案相联系;更遑论有政治移民站出来要求中共政府在给予女教师家人一个答案的同时,彻查阿布杜巴斯提案件,给予其家人一个公平!
我记得在今年年初参加杨建立博士举办民族对话会议时,世维会执委主席多力坤∙艾沙在谈到中国核爆炸对东突厥斯坦环境及居民的严重影响,以及八十年代中期乌鲁木齐维吾尔大学生上街游行要求中国政府停止在东突厥斯坦的核爆试验时;多力坤不无讽刺地说:“我们游行示威时,居然没有一个汉人学生和我们站在一起,似乎中共的核爆炸只伤害维吾尔人,而会跳过汉人!?”
是的,正如多力坤所说,中共的核爆炸肯定不会跳过汉人,而只伤害维吾尔人。然而,为什么同样深受核爆试验伤害的政治移民不站出来?那是因为政治移民一开始就因其贪婪、不分是非而将自己置于暴政的羽翼下,‘拿人手短、吃人嘴短’;政治移民心知肚明,要占便宜是要付出代价的;所以当代价相对小一点时,政治移民只能‘打落了牙齿往肚里吞’;当代价太大,是生命、自由时,他们才会呼天抢地、骂天骂地。
但是,请记住,这些政治移民在代价大到要付出生命、自由的时候,也还是不能站在现代人类立场上,以现代文明的名义考虑这块儿土地的主人维吾尔人每天在遭受着同一个暴政史无前例的民族压迫、政治迫害!可以肯定,绝大多数的政治移民,从来未想过要和维吾尔人站在一起为大家共同的自由、正义、公平呼吁!
更为可耻的是政治移民当中如王大豪之流的一大批文痞流氓,还不断歌功颂德中共暴政的殖民统治,丑化、诬蔑当地土著民族文化习俗,积极为暴政出谋划策、狼狈为奸!
但是,与暴政为伍、抱暴政之大腿是要付出代价的,这代价今天可能是你的房子、地,你可以忍气吞声;但是,明天可能就是你最亲爱某一个人鲜活的生命,后天就是你全家!与暴政为伍,是与魔鬼为伍;伴随暴政末日的来临,与暴政为伍者要付出的代价将更甚。
经历血雨腥风、血泪黑暗的,今天维吾尔人;明天,将是苟活的东突厥斯坦政治移民!

http://boxun.com/news/gb/pubvp/2015/08/201508140840.shtml#.VdDYuXjrrV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