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主要劳动力被关再教育营成免费劳工维族老幼生计艰难

家庭主要劳动力被关再教育营成免费劳工维族老幼生计艰难

寒冬, 2020年4月7日

中共将数百万新疆维吾尔族等少数民族穆斯林拘禁在教育转化营,强迫他们成为免费劳动力,而他们自家的土地却无人耕种,家中的孩子和老人度日艰难。《寒冬》走访了几个吐鲁番地区的维族家庭。

一位近八旬的维族老人告诉《寒冬》,她的儿子因做礼拜、儿媳因穿传统服饰在2018年被抓进转化营,她不得不独自照顾4个孩子,其中最小的才1岁。由于家中没有劳动力,老人只能选择将葡萄地出租,靠微薄的租金勉强维持日常生活。

吐鲁番地区像她这样的家庭还有很多,老人告诉《寒冬》,她所在的村庄有50余人被关进了转化营。种葡萄是吐鲁番农民的主要收入来源,但由于之前种植、采摘、售卖葡萄的维族男人们现在被关押,当地维族家庭因此蒙受了巨大损失。

「地里种葡萄的活儿全是我一个人干的,可我忙不过来,多想让丈夫释放回来帮帮我,可这只是梦想而已。」另一位维族妇女无奈地对《寒冬》说。自从她的丈夫因做礼拜在2018年4月被关进转化营以来,她只能独自操持家务,照看两个孩子。无奈之下,她将10亩葡萄园承包出去一半,独自打理剩余的5亩来维持生计。

「一个女人带着两个小孩不可能没有困难,但有苦只有憋在肚子里,实在不行就哭一场,还能有什么办法呢。」她边说边为还未卖出去的葡萄干而发愁。

她每周必须三次按时到当地村委会学习习近平思想和「民族大团结」等内容,「政府人员告诉我说,我在外面学习,我丈夫在里面也学习这些,我们配合着共同学习,我丈夫可能就会早点出来。」她怀有希望地说。

一名20多岁维族青年的父母于2018年都被关进了转化营,他无法独自管理家中上百亩的葡萄园,只能眼看着葡萄园荒芜,往常一亩葡萄地平均年收入1至2万元(人民币,约1400至2800美元),而现在葡萄地里长的杂草比葡萄架还高。

葡萄地一眼望去全是荒草

还有一个维族家庭的两个五六岁小男孩的处境则更糟糕,他们的父母亲在2017年被送进了转化营,两个孩子只能跟着爷爷奶奶生活,但一年后,爷爷奶奶也被抓进了转化营,这两个孩子只能由亲戚照料。

据当地一知情人透露:这两个男孩的父亲是因前几年留过大胡子,母亲戴黑头巾、穿黑裙子才被抓走的。

北疆有一位25岁的维族姑娘,她的父亲和叔叔婶婶等多名亲人于2017年先后被抓进转化营,她不仅要照顾年幼的弟弟妹妹,还得照顾患心脏病的母亲,因着她家的财产全部被政府没收,她还要努力工作支付被关押在教育营里亲人的生活费。

「刚开始我每天都在哭,但是没办法啊,我只能硬撑着。」她痛苦地说,「现在我就想拼命地赚钱,压力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