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ponsive Image

宗教和恐怖主义(魏京生)

来源: 自由亚洲电台,2014年4月3日

大多数人在判断复杂的问题时,常常会犯简单直观的错误。而这种错误在得不到正确的约束和引导的情况下,常常会迅速向歧途上发展,最终酿成大祸。人们的情绪往往会产生共鸣,而无论结论正确与否。

例如著名的911灾难发生后,美国社会掀起一片排斥穆斯林的思潮。大多数民众不分青红皂白,就认定是伊斯兰教养育和教育了恐怖分子,并且帮助他们筹款和创造各种条件。因此虽然政府和法律不允许歧视 穆斯林,但老百姓以实际行动抵制穆斯林。弄得很多安全守法的穆斯林也无法生存下去。

这时候有很多有识之士出来做了耐心的解释。第一,本拉登并不是伊斯兰教培养出来的。他和他的一帮恐怖分子恰好是美国中央情报局培养出来对付苏联人的。现在美国人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不能把罪责推到伊斯兰教身上。

第二,大多数伊斯兰教国家也不接受本拉登这些恐怖分子;甚至连萨达姆侯赛因这样的独裁者,也不接受这帮恐怖分子。这个世界上的决大多数伊斯兰教会,不但不接受这帮恐怖分子,而且对他们袭击平民的行为都进行了严厉的谴责。说明恐怖主义在绝大多数穆斯林里边没有市场。也和伊斯兰教没有关系。

第三,近代恐怖主义的发源,恰恰和伊斯兰教没关系。而和共产主义的极端思想有直接的关系,六七十年代兴起的北爱尔兰共和军;意大利的红色旅;日本的赤军;秘鲁的光辉道路和最有名的德国红军派。光听名字大多数人都能猜到,这和伊斯兰教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倒是和共产主义里的原教旨主义派别,毛泽东思想有太明显的、血肉相连的关系。

思想界和生物界的很多事物常常有不符合直线逻辑的关系。例如某种昆虫在原产地不显山不露水的,换了一个大陆就成为了灾难。几只家兔谁都不认为会成灾,可是在澳大利亚就没有追得上它的食肉动物。没过多少年就泛滥成灾,吃光了草场,成为澳大利亚牧民的第一大敌人。

共产主义这个东西也是这样,在他的原产地欧洲一直就不过是一些激进知识分子手中的宠物。可是在东欧和亚洲,他开始以原教旨主义的面貌封别人为修正主义。并且一路泛滥成灾。其中最为凶恶的,最为赤裸裸的,而且还确实自成体系,返回来把欧洲人哄得悟迷散道的。就是咱们中国的的毛泽东思想。在六七十年代,在西方民主国家里掀起了第一波的恐怖主义高潮。

在阿拉伯国家里掀起恐怖主义高潮的罪魁祸首,应该是那个缠着花包头的阿拉法特。石油富国们为了牵制以色列,花大价钱豢养了这个极端恐怖主义者。他的模仿者们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不能花钱豢养恐怖主义队伍,就只能靠信仰来忽悠一批年轻人当炮灰。从那个时代开始,穆斯里国家里的反叛者们就纷纷变身为原教旨主义者。

原教旨主义的共同特征,就是说传统教堂里的阿訇们都是修正主义,歪曲了先知的教义。我们现在来给大家传授真正的,原始的教义。什么什么才是穆罕默德先知的原始的教旨。所以他们自称为原教旨主义。而无论是基督教还是伊斯兰教,都起源于中东的犹太教。原始的经文中确实有很多暴力和恐怖言论。

所以这些宗教在早期都是互相杀伐,或者内部互相杀伐。就像文革时的红卫兵造反派一样,抱着同一本红宝书,靠不同的解释杀得昏天黑地。杀了千把年,都觉的再杀下去大家都没有出路。所以先是从美国的基督教开始,然后扩展到全球的基督教。学会了互相容忍,互相尊重。终于走上了宗教现代化的历程。

之后不久,伊斯兰教的大部分也开始了静悄悄的改革。不再重提那些杀人放火,武力传教的经文了。逐渐把重点放在了爱人为先,互相尊重上边。遗憾的是这时候正赶上阿拉伯世界的现代化速度明显落后于附近的欧洲国家,社会不满和社会矛盾迅速上升。这就给了原教旨主义者们良好的机会,去吸引那些对宗教上层不满的下层民众。

从原教旨主义到宗教极端的恐怖主义,距离本来就不遥远。所以穆斯林国家的社会矛盾几乎都向宗教极端的方向发展,而且声势浩大。其中的佼佼者要数埃及的穆斯林兄弟会和阿富汗的塔利班 ,已经在人数上发展成国家的第一大政治势力。任其发展下去,肯定会成为全世界恐怖主义的大本营。

新疆的所谓激进的穆斯林组织,和全世界的穆斯里原教旨主义的发展轨迹基本相同。只是起步稍微晚了一些,但发展的迅猛却是后来居上。这和贫富差距,社会矛盾有正相关的关系。特别是文革中整的阿訇们畏畏缩缩,一切都按政府的口径说话。这就更失去了教民的信任,给听上去很爽,看上去可能有效的恐怖主义,预留了极大的空间。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解决新疆的问题,绝不是一味的镇压就能奏效。也不是一味的怀柔就能奏效。其中共产党政权是一个极大的阻碍因素。有识之士们可以展开讨论,看看如何才能恢复到原教旨主义传进来之前的民族关系。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http://www.rfa.org/mandarin/pinglun/weijingsheng/wjs-040220141054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