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ponsive Image

中德人权对话论及少数民族权利 封闭式对话难以改善中国人权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2013年5月15日

中德人权对话周二于宁夏举行,主要议题之一是关注少数民族的权利及处境。有评论指,当局为了维护专制统治,打压少数民族追求自由的力量,导致少数民族人权状况逐年恶化,而这种封闭式的对话对改善人权状况没有助益。

中德人权对话周二在宁夏回族自治区开幕,这是中德两国第十一次人权对话。

本届的主要议题之一是中国少数民族的权利和处境,除此之外还包括农民工的工作和生活条件、依法治国以及经济危机对保障人权的影响。德方团长是外交部联邦政府人权政策和人道援助事务专员马库斯·吕宁。

而至会议结束的周三晚,中方仍未见有报道。

近年来,中国少数民族权利被侵犯的情况屡屡发生,民族矛盾冲突也与日俱增。

德国人权委员会曾于上月24日发表声明,指藏人自焚事件显著上升,完全表达出对于缺乏言论自由、不存在的宗教自由及中国领导层拒绝尊重独特文化身份的一种最深的绝望,同时呼吁中国领导尊重西藏人民的人权,维护他们的传统文化和宗教的权利并停止对藏人的镇压。

曾到访多个少数民族地区的广州维权律师唐荆陵周三告诉本台,少数民族的人权状况不容乐观。

“我自己观察少数民族地区的人权状况是在恶化的,其中表现最明显的就是新疆和西藏。在新疆和藏地,民族歧视的色彩更严重,因此造成人权践踏的案例更多一些。”

唐荆陵又表示,虽然少数民族多为自治区,但所谓自治名存实亡,而中共长期以来一直在用“分裂主义”的借口打击追求自由的少数民族力量。

“当然我们不排除有些地区可能有一些人会有分离的倾向或者做法,但是我相信很多少数民族地区没有这样的倾向的。但是当局为了给他的专制统治寻找这种辩护,他就竭力给他披上‘分裂’的外衣,然后给予很强的打压。在中共统治下,是不可能有自治的。自治的本质它必须进行公开和公平的选举,然后有言论的自由,信仰的自由,这些作为基础,才有可能建立自治,在我们中国,他用自治区的名义,但是根本没有自治的。”

德国之声周二则引述藏族作家唯色称,虽然通过人权对话的方式取得切实成果越来越难,但是如果连这种国际层面的对话机制都没有,专制政府就会更加无所顾忌,人民处境会更加艰难,所以需要这种国际社会的压力,而且应该是持续的压力。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周三向记者表示,现时维吾尔民族不断受到当局严酷的打压。

“在境内的维吾尔人的状况,现在是完全受到当局系统性的迫害,而且任何摩擦都会引发冲突和动荡。维吾尔人不断承受着当局的严重的歧视政策,信仰、文化都受到限制。甚至政治犯至今获得不了辩护的权利。”

迪里夏提希望在人权对话过程中,中国政府能够坦诚相对,不要歪曲编造事实。但他同时表示:“对话根本解决不了问题,我们希望德方能注意到这方面的信息。”

中德人权对话自1999年起举行,每一年均有不同的主题。

2007年,由于德国总理默克尔会见了达赖喇嘛,中国宣布取消原定于12月举行的年度人权对话,直至2010年,才重启对话。

不过,有国际舆论指,虽然中德人权对话持续了十数年,但由于拒绝媒体记者与非政府组织代表参加,这种封闭式的人权对话根本无法使中国的人权状况得到改善。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吴玉琴周三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认为,近年当局为了维稳加大打压力度,导致人权状况非但没有进步,反而是在大步倒退。

“在中国,人权的状况不分民族,都很差的,最近还有倒退的。过去我们贵州(异议人士)还能聚会,现在连在一起吃饭都不行。他把不稳定的因素归结为老百姓,实际上真正不稳定的因素就是他们这些既得利益者。”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扬帆的采访报道。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yf-051520131050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