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ponsive Image

中国监禁维吾尔精英分子以抹杀其文化

中国监禁维吾尔精英分子以抹杀其文化 图为新疆一疲惫的工人;关押在“再教育”营的维吾尔人被迫唱政治歌、学普通话并学习中共领导人讲话。

听众朋友大家好,我是陈爱祯,欢迎您与我一起解读新疆。近期,一名自 2017 年以来失踪的维吾尔民俗学家被曝因“分裂主义”罪名被判无期徒刑正在监狱服刑。而另一名多年前失踪、被中国政府拘留的维吾尔学者则出现在 2023 年诺贝尔和平奖的入围名单和胜赔率选择名单中。中国政府监禁维吾尔知识分子以抹杀其民族文化及身份,已引起外界对维吾尔“精英灭绝”的重视。此外,三名患病囚犯从新疆监狱释放后不久死亡,据了解,这些妇女都是在十月初的同一周内死亡。本期节目中,我们就一起来进一步了解有关情况,相关人士的谈话录音由人工智能合成。

民俗学家热依拉·达吾提 (Rahile Dawut) 九月才被一家美国非政府组织揭露,于 2018 年 12 月被判无期徒刑。而经济学家伊力哈木·土赫提 (Ilham Tohti) 则于 2014 年因类似指控被判终身监禁。他们有一些关键的相似之处,凸显了中国当局在西北新疆地区无情的同化政策背后的个人和家庭悲剧。

出生于 1966 年的达吾提和 53 岁的伊力哈木都在中国体制内建立了自己的学术生涯,在著名大学任教,并通过主要的国家出版社出版自己的作品。两位学者与中国和国际同行合作并被视为权威。

达吾提创建并领导了新疆大学少数民族民俗研究中心,并在国际期刊上撰写了数十篇文章和多本有关该地区及其文化的书籍。

伊力哈木是北京中央民族大学的经济学家,他负责运营 2006 年建立的维吾尔在线网站,该网站提请人们关注维吾尔人在北京统治新疆及其日益严格的宗教和语言政策下所面临的歧视。

达吾提和土赫提的家人有着共同的命运,自 2017 年以来,他们再也没有听到过他们被监禁的亲人的任何消息。那一年,中国对新疆的严厉镇压变得极端,并为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和其他突厥少数民族建立了再教育营网络。达吾提在美国的女儿阿克达·普拉提 (Akide Polat) 近期告诉自由亚洲电台,

“我的第一反应是我简直不敢相信,我根本不敢相信”。在谈到她母亲被定罪的指控时,阿克达·普拉提说道

“我母亲的工作、她做事的方式以及她个人生活中的任何事情都与‘危害国家安全’无关”。

对话基金会透露了达吾提的无期徒刑,并指出自 2016 年以来估计有多达数百名维吾尔知识分子被拘留、逮捕和监禁。

近年来,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记录了数十起维吾尔作家、学者、艺术家和音乐家失踪和被拘留的事件。华盛顿特区乔治华盛顿大学埃利奥特国际事务学院的中亚问题专家肖恩·罗伯茨告诉自由亚洲电台,

“我们在中国维吾尔地区看到的就是通常所说的。人们特别关注知识精英,他们中的许多人在国家机构工作,一直忠于国家,没有表现出任何形式的真正抵抗。他们唯一的罪行基本上就是维护维吾尔民族和身份的理念”。

罗伯茨说,精英灭绝“通常被认为是在种族灭绝开始时发生,试图消灭整个政治、经济和知识精英,以确保在知识分子中不存在对抹去一个民族及其身份的抵制。 ”

2021年初,在对新疆再教育营系统进行多年的累积报告之后,美国和几个欧洲国家的立法机构正式将维吾尔人遭受的待遇定性为种族灭绝或反人类罪。

中国政府愤怒地否认了种族灭绝指控,称“再教育营”是打击宗教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的必要工具,这是对维吾尔人所说的零星恐怖袭击的反应,维吾尔人称这些恐怖袭击是由政府多年的镇压助长的。

北京还发动了一场信息反击,发起了一场全球媒体影响力运动,将中国官方媒体的内容传播到亚洲及其他国家,邀请对华友好国家的外交官和记者分阶段访问新疆,并推广亲中国的社交媒体具影响力者。

近期在纽约联合国大会期间,中国外交官向联合国其他成员国施压,要求他们不要参加由一个智库和两个人权组织主办的关于新疆侵犯人权问题的小组会议。

此外,自2020年以来,伊力哈木一直被挪威诺贝尔委员会提名为和平奖候选人,他曾被美国新闻媒体《时代》杂志列为今年最有可能获得和平奖的三名候选人之一,仅次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和被监禁的俄罗斯反对派领导人阿列克谢·纳瓦尔尼。

在伦敦许多著名的博彩网站上,伊力哈木获奖的赔率比本年度获奖者、被监禁的伊朗女性人权活动家纳尔吉斯·穆罕默迪 (Narges Mohammadi) 更高。土赫提的女儿,菊尔·伊力哈木告诉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

“世界各地有许多人权问题与维吾尔人正在经历的苦难同等重要,但这些侵犯人权行为的肇事者的国际地位和权力并不被认为是平等的。众所周知,中国政府在西方世界比伊朗政府拥有更强大的政治和经济影响力”。

目前尚不清楚中国政府是否会因获得诺贝尔奖而释放伊力哈木或在新疆采取温和政策,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似乎正在加倍采取严厉的安全措施和压制维吾尔文化的政策。

2010年诺贝尔奖授予中国异见作家刘晓波后,北京猛烈抨击诺贝尔奖委员会,并对挪威实施贸易制裁。

随着刘晓波入狱,2015年中国首都北京赢得了冬季奥运会的主办权,2017年,刘晓波成为继德国记者和纳粹反对者、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卡尔·冯·奥西茨基之后第一位在监狱中去世的诺贝尔奖得主。北京当局基本上没有理会全球的强烈抗议。

对于菊尔·伊力哈木来说,提及她的父亲作为诺贝尔奖竞争者“仍然是对他工作的巨大认可,也是提高人们对更广泛的维吾尔族种族灭绝问题认识的机会。她告诉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

“我希望更多的人了解伊力哈木·土赫提,了解数十万维吾尔家庭正在发生的事情”。

另据知情人士透露,最近从中国新疆地区同一所监狱释放的三名患病维吾尔族妇女在几天内相继死亡,该监狱的囚犯只有在极端情况下才能获得医疗救治。

十月初,两名 30 多岁的姐妹和一名 75 岁的祖母因在伊宁巴伊克勒女子监狱被拘留期间患上的不同疾病而死亡。伊宁位于哈萨克斯坦附近的伊犁河流域上游。

监狱消息人士称,这三名女性因“宗教极端主义”罪名被监禁。中国当局认为的此类罪行包括祈祷、持有《古兰经》或学习伊斯兰教的维吾尔人。

尽管无法提供有关她们死亡的细节,一位了解监狱情况的消息人士和该村派出所的一名警员告诉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这对姐妹——33岁的麦丽开和近40岁的麦尔兹耶,来自伊宁的阿劳斯坦村。

监狱官员称,她们都被判处 12 年徒刑。

与其他接受本报道采访的人一样,这位因担心遭到报复而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向自由亚洲电台透露,2017 年新疆当局开始大规模逮捕维吾尔族和其他突厥少数民族后,巴伊克勒女子监狱就建立了。

知情人士并称,该监狱关押着至少 10,000 名来自偏远西部地区不同地方的囚犯,这个数字非常高。

在另一次采访中,一名警员也证实,巴伊克勒女子监狱至少有 10,000 名囚犯,并表示,由于该设施的强制性“教育计划”,许多被拘留者的健康状况恶化,尤其是那些年龄较大或存在健康问题的人。该官员没有详细说明“教育计划”的内容。

2017 年和 2018 年被中国政府关押在“再教育”营的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报告说,他们被迫唱政治歌曲、学习普通话并学习中国共产党领导人的讲话。

消息人士称,自巴伊克勒女子监狱成立六年以来,特别是去年,被拘留者的健康状况显着下降,拘留期间死亡人数增加。

当自由亚洲电台联系到监狱一名负责医疗事务的工作人员时,证实姐妹俩在获释后死亡,并将有关她们死因的进一步问题转给上级回复。

这位较高层官员表示,一位名叫阿伊夏姆古丽(Ayshemgul)的老年妇女正在服刑九年,她与姐妹俩在同一周“死于高血压和癌症”。这位官员表示,

“她出狱后不久就去世了”。

这位在监狱工作了八年的医疗事务官员表示,只有病情严重的被拘留者才会被转介给医务人员。

她说,每周约有 20 至 30 名被拘留者需要在监狱内外接受医疗护理。她告诉自由亚洲电台,

“我每天都会看到三到五个生病的囚犯。 我接到报告,他们告诉我他们的痛苦。 ……我主要治疗重症患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