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新疆推出新法规,对伊斯兰教和其他宗教实行更加严格的控制

中国在新疆推出新法规,对伊斯兰教和其他宗教实行更加严格的控制 资料照片: 2017年11月4日维吾尔族安全人员在新疆喀什艾提尕尔清真寺附近巡逻

中国当局在新疆推出新的法规,加强对该自治区宗教活动的控制,要求所有新建的宗教场所都必须体现“中国特色和风格”。

这项新的法规于2月1日星期四正式生效,作为新疆宗教控制的多年整体规划的一部分。新疆地区主要居住着维吾尔族、哈萨克族、柯尔克孜族和回族(也称为东干族)等以信仰伊斯兰教为主的少数民族。

新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宗教事务条例》要求所有新建的清真寺、教堂和其他宗教建筑必须体现中国的设计元素,对现有布局的任何改建都需要获得新疆地区当局的批准。其他措施包括对“大规模”宗教集会的控制,这将需要提前一个月获得地方政府的批准,以及要求宗教内容在互联网上发布前需经过地区政府的审核。

这些规定还首次规定,对宗教教义的解释必须“符合当代中国发展和中国卓越传统文化的要求。”专家警告称,这可能会进一步强化对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权利的打压。

布拉德利·贾丁(Bradley Jardine)是总部设在华盛顿的奥克苏斯中亚事务学会的负责人。他说:“这一举措非常重要,因为它是为了切断中国的宗教与国际网络和社群的联系,将它们完全置于中国共产党的监视之下,在社会和政治上保持孤立。”

中国被指控在新疆进行系统性的人权侵犯,包括发起一场大规模行动,将100多万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族裔送入拘留营和监狱。

越来越多的证据,包括第一手证词和泄露出来的中国政府官方文件,都支持这些指控。这些指控涉及强迫劳动、性虐待、强制绝育,以及消除维吾尔族文化和宗教身份,包括拆毁清真寺和其他宗教场所。

这些行动引发了国际人权组织和一些西方国家对中国进行种族灭绝的指控。2022年,联合国的一份调查报告说,中国在新疆正在进行可能构成反人类罪的“严重人权侵犯”。

中国否认在该地区存在任何侵犯人权的行为,并表示其在新疆的政策旨在打击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

在这个背景下,当地的活动人士对《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宗教事务条例》的长期影响表示担忧。

哈萨克斯坦一家名为“纳吉兹·阿塔兹胡尔特”的未注册组织的主任贝克扎特·马克苏特汗(Bekzat Maksutkyan)说:“宗教权利在新疆长期受到限制。但这项法律是对以前所有这些行动的合法化。”

新法律意味着什么?

自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共产党政府的无神论思想导致了对国内宗教的持续打压和控制。

不过,虽然之前的立法对新疆境内的宗教活动进行了管理,但专家表示,新的法规标志着一项重大升级。按照刚刚生效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宗教事务条例》,当局不仅要控制宗教活动,而且要在宗教建筑和风俗中反映“中国特色和风格”。

根据这项针对穆斯林制定的法规,宗教不应干涉“服装、婚礼、葬礼和其他民族风俗”,“新建或翻修、扩建或重建的宗教活动场所在建筑、雕塑、绘画和装饰方面应反映中国特色和风格。”

对中国当局更改或拆除新疆清真寺的指控并非新鲜事。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在2020年的一份报告中记录了新疆清真寺的毁坏和翻新,发现自2017年以来,当地三分之二的清真寺发生了变化。

2023年人权观察组织的一份报告使用公共文件、卫星图像和目击证词表明,中国政府已将关闭和改造清真寺的行动扩大到新疆以外的地区,作为被称为“整合”的官方政策的一部分。

作为这一政策的一部分,地方当局已经移除了清真寺的建筑特色,如阿拉伯风格的圆顶和尖塔,取而代之的是传统的中国设计,使其看起来更“中国化”。

北京当局对这一政策很少发表评论,但中国国家新闻机构央视在2022年6月的一份报告中赞扬了移除这些建筑特色的举措,称其是“保护传统文化遗产”。

新的法规旨在制度化并加强这些政策。

除了对清真寺的规定之外,该法律还扩大中国伊斯兰协会的权力,该协会是伊斯兰教的官方政府监督机构。该国家机构现在将是唯一能够组织与麦加的穆斯林朝圣之旅有关的活动的组织,只有加入该协会的清真寺和个人才被允许参与。

该法律还呼吁宗教领袖向信徒传递“爱国主义”精神,并规定宗教学校应该灌输中国特色,比如在教学中赞美社会主义,并使用汉语普通话。

哈萨克斯坦另一个帮助哈萨克族的组织“阿塔祖尔特·埃里克提莱里”(Atazhurt Eriktileri)的负责人耶尔博勒·道勒特贝克(Yerbol Dauletbek)说:“中国试图向世界和国际社会证明他们在新疆的罪行是合法的。这项法律就是其中之一。”

中国为何打击宗教

中国共产党一直将宗教视为可能破坏其权威的一种外来影响力,并试图控制和压制该国的所有主要宗教。

中国的总体政策被称为“中国化”,要求宗教团体使其教义、风俗和道德与中国文化保持一致。政府对所有宗教都有严格的规定,比如国家法律规定,18岁及以下的未成年人参加宗教活动或庆祝活动,或以任何方式接受宗教教育都是非法的。

政府的压力尤其针对北京视为舶来品的宗教,例如伊斯兰教和基督教,包括新教和天主教。

当局过去曾拆除教堂的十字架,并拆毁了一些教堂。

在中国,基督教也受到几套规定的管制。基督徒被允许到那些在政府监管机构注册的“官方教堂”中做礼拜,尽管中国有数以百万计的基督徒只参加地下教会。

自2012年习近平成为中国共产党领导人以来,北京方面加强了对基督教在注册场所之外活动的控制,关闭了拒绝注册的教堂并逮捕了知名的教会领袖。对于佛教,特别是在中国广泛传播的汉传佛教分支,中国当局的其处理较为宽松,但政府对西藏的佛教徒进行了严厉打压。

北京一直试图在西藏巩固共产党的统治,并遏制人们对流亡印度的藏传佛教领袖达赖喇嘛的支持。中国官员还被指责在西藏进行“政治再教育”运动,将儿童与家庭分离,并拆毁了数千座藏传佛教寺庙、纪念碑和雕像。

对西藏佛教的打压手法也被应用于新疆的伊斯兰教。

当习近平在去年8月访问新疆时,他呼吁那里的官员要保护“来之不易的社会稳定”,并“更加深入地推进伊斯兰教中国化,有效遏制非法宗教活动。”

“当我们说中国化时,其广义核心是将这些世界宗教与世界脱节,而是使它们在当地扎根,与共产党加强联系,并在政治上保持中立,”贾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