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ponsive Image

中共强制进行对新疆维族的文化改造和宗教打压

来源:博闻社,2016年1月5日

中共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张春贤2105年12月31日在“迎新年茶话会”上表示,2015年,新疆社会“持续保持稳定”,新疆的宗教极端氛围“大幅度淡化”。海外媒体认为,这种“大幅度淡化”是建立在中共对新疆维族的文化改造和宗教打压的基础之上的。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官媒《新疆日报》2016年1月1日报道,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张春贤在新疆政协举办的新年茶话会上讲话时表示,在2015年,“由于当局始终保持严打暴恐高压态势,社会管理和维护稳定能力不断提升,社会大局持续保持稳定;深入推进‘去极端化’使新疆的宗教极端氛围明显淡化。”

对于张春贤的所谓“去极端化”措施,总部在德国慕尼黑的世界维吾尔大会的发言人迪里夏提对此表示,实际上新疆不存在所谓的宗教极端主义:

“中国政府把维吾尔人的传统宗教信仰说成是“宗教极端主义”,因此,张春贤的所谓新疆“宗教极端氛围显淡化”一说毫无意义。中国政府在对待有宗教信仰的民众的时候,最好还是学会尊重人们的信仰,而不是想方设法打压这些信仰。”

而《纽约时报》记者更是通过在中国遥远的西部新疆地区的一次10天旅行揭示了一个充满愤怒和恐慌的社会。在其笔下,全副武装的士兵在检查站翻查过往车的后备箱,检查人们的身份证,维吾尔族驾驶员和乘客有时会被要求交出手机,以便警察在手机上搜索被他们视为对公众安全构成威胁的内容或软件。

警方还查找Skype和WhatsApp等应用软件,人们用这些颇受欢迎的软件与国外的亲友交流,再就是让用户能访问被屏蔽网站的软件。

官员已经禁止清真寺用广播唤拜,迫使宣礼员们站在城市各个地方的屋顶上,一天5次地用大喊发布祈祷通知。^

此外,政府还取缔二十几名字,政府认为这些名字过于穆斯林,据当地居民和警察说,该决定迫使父母给孩子改名,否则无法让孩子注册上学。

在北边以葡萄闻名的肥沃绿洲吐鲁番,葡萄园主们对禁止维吾尔族农民工来这里帮助摘葡萄的新限制怨声载道,新限制让成吨的葡萄枯萎在藤上。

在更远的北边是离哈萨克边境不远的多民族城市伊宁(Ghulja),这里的紧张气氛已有一段时间了,这里的两名失业大学毕业生对局严格禁止年轻男子留胡子、禁止妇女用面纱遮脸十分恼火。居民说,无视这些规定的人有时会受到监禁。

博讯此前报道,在穆斯林集中的地区(云南、甘肃、青海等省份)展开残酷的“两清”运动。所谓“两清”就是清理穆斯林学校、清理穆斯林教师和学生。

一清是:从2014年起,按照“属地管理”的原则,各州市对辖区内所有阿拉伯语学校和伊斯兰教经文学校办学情况进行全面清理规范,首先从本省做起,凡省内跨州市招收的学生,于2014年6月30日前,逐一摸清情况,登记造册,先劝返回原籍,然后再按照规定,申请办理入学手续。二清是:凡是不符合在本省任教和就读的外省区师生,全部予以清理劝返。

除此之外,对于阿拉伯语学校不得开设宗教课程,校内不得设置宗教活动场所,不得组织学生参加宗教活动,不得将其变相办成宗教学校。

在澳大利亚墨尔本的筹伯大学(La Trobe University)研究中国民族政治的专家詹姆斯·莱博尔德(James Leibold)说,“虽然这些新措施能让共产党把很多问题掐死在萌芽状态,但是,这些措施也导致新形式的格格不入和暴力,并最终会削弱党的合法性和执政能力。”

http://bowenpress.com/news/bowen_541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