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如何以「打擊恐怖主義」之名「打擊維吾爾人」

中共如何以「打擊恐怖主義」之名「打擊維吾爾人」

来源:寒冬

在和田的商業區,家鄉護衛隊拿著棍棒巡邏(圖片由露絲·英格拉姆拍攝)

人類學家肖恩·羅伯茨寫的一本新書,揭露了西方幾十年來一直天真地相信中共在新疆的暴行是打擊恐怖分子的正當行動。

作者:露絲·英格拉姆(Ruth Ingram)

一夥應召而來的護衛隊員穿著不一,拿著棒子等舊式武器,齊刷刷地在一路邊小攤集合,攤前堆著一堆便宜T恤衫。

當哨子猛地吹響,他們就舉起武器不停地砸向沒有生氣的土堆,口裡喊著「殺!殺!殺!」他們禁不住咯咯地笑,一個警察拿著錄像機,讓他們遵守秩序站成一排,(錄像之後)他們的任務就完成了。攤位前的那些衣服不會活過來給人講述這個故事,但這些穿著不一的護衛隊員第二天還要活著繼續奮戰,或許下次他們在鏡頭前就能嚴肅、認真一些。

2016年至2018年間,《寒冬》記者看到在新疆各地發生了大量類似事件,當時,陳全國剛從西藏調任到新疆就極力地對付中央的另一個「倔強的敵人」(暗指新疆人),普通的維吾爾人前所未有地被招募到習近平「打擊恐怖主義戰爭」的部隊。

和田的玉石雕刻者甚至也被武裝起來準備打擊恐怖主義(圖片由露絲·英格拉姆拍攝)

肖恩·羅伯茨的新書

羅伯茨長時間採訪流亡到阿富汗、阿爾巴尼亞、哈薩克斯坦和土耳其避難的維吾爾人,並未發現習近平想讓世界相信的一支在新疆實施破壞活動的祕密聖戰軍隊,而是發現一個更重要的事實。為了解釋清楚中共不斷升級的看起來至少已成為文化滅絕的新疆政策,《向維族宣戰》這本書戳穿了一些有關習近平「反恐戰爭」的謊言,揭開了其暴行的更陰險的理由。

羅伯茨得出令人震驚的結論,新疆大規模的關押和極權主義的打壓行動,事實上是消滅維族人這一特殊人群,消滅其文化、語言及宗教的藉口。打著全球打擊恐怖主義的幌子,中共政府正在通過這個民族打造一條毀滅性的道路,決心將這個民族逼至僅有唱歌、跳舞、民族包裝的旅遊即興表演活動的邊緣,讓這塊古老的土地上充滿漢族「愛國者」。

肖恩·羅伯茨的新書

羅伯茨長時間採訪流亡到阿富汗、阿爾巴尼亞、哈薩克斯坦和土耳其避難的維吾爾人,並未發現習近平想讓世界相信的一支在新疆實施破壞活動的祕密聖戰軍隊,而是發現一個更重要的事實。為了解釋清楚中共不斷升級的看起來至少已成為文化滅絕的新疆政策,《向維族宣戰》這本書戳穿了一些有關習近平「反恐戰爭」的謊言,揭開了其暴行的更陰險的理由。

羅伯茨得出令人震驚的結論,新疆大規模的關押和極權主義的打壓行動,事實上是消滅維族人這一特殊人群,消滅其文化、語言及宗教的藉口。打著全球打擊恐怖主義的幌子,中共政府正在通過這個民族打造一條毀滅性的道路,決心將這個民族逼至僅有唱歌、跳舞、民族包裝的旅遊即興表演活動的邊緣,讓這塊古老的土地上充滿漢族「愛國者」。

高中生做好了行動準備,他們路過一間餐館,餐館老闆穿好了服裝預備在和田的大街上殺敵(圖片由露絲·英格拉姆拍攝)

立場不明的突厥斯坦伊斯蘭黨(Turkestan Islamic Party, TIP)和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East Turkestan Islamic Movement, ETIM),都是流亡海外的維吾爾人組織,按照羅伯茨的說法,他們的聲勢比他們的攻擊還厲害。羅伯茨在研究過程中調查了這兩個組織,他們看起來在「911恐怖襲擊事件」之後的初期陷入驚慌恐懼的浪潮中,隨後被中國定為「國際恐怖主義組織」,甚至在2001年也被美國定為恐怖主義組織。羅伯茨發現這兩個組織是缺乏資金支持的無行為能力的機構,頂多就是狂熱、有野心,他們對新疆中心地區發生的任何暴力事件都不直接負責,而且他們注定是失敗的。

據羅伯茨稱,他們被定為恐怖分子與中共政府有關係,中共政府長期以打擊恐怖主義為幌子,極力地抹黑西方所有維吾爾族組織的名譽。羅伯茨聲稱世界其他地方毫無疑問地接受了中共政府的說法,美國起初也支持這種說法。

沒有人可以被豁免去習近平的「打擊恐怖主義戰爭」的前線

羅伯茨在最近一次網絡研討會上講話,解釋他這本書的研究結果,他說他的初衷是考查全球打擊恐怖主義戰爭,考查這種戰爭對維吾爾人的影響以及中國對維吾爾人的指控,但這個初衷已經演化成對中共終極目標的調查。他總結說,911事件後世界盲目地跟風指責恐怖主義,不知不覺中將無辜的旁觀者未經合適的「審理」就拖累進來(即把無辜的人定為恐怖分子)。

羅伯茨驚奇地發現,世界上對恐怖主義並沒有一致的定義。他說:「這是全球打擊恐怖主義戰爭的一個嚴重問題,因為這使得各個國家矛頭指向國內政治反對派人士及抱怨不平的人,並將他們稱為恐怖分子,特別是穆斯林。」他總結並引證911事件,稱其是世界開始將恐怖主義與伊斯蘭教特有的風格畫等號的關鍵點。

為了更好地進行研究,羅伯茨對恐怖主義作了實用的定義,指出恐怖主義只包括針對平民而實施的暴力行為。那些所謂的恐怖分子不應該為自己的思想意識、民族認同甚至政治事項而被關押。

根據他自己對恐怖主義的定義,他認為在中國發生的歸咎於不服不滿的維吾爾人的暴力事件,事實上很少能夠說成是真正意義上的恐怖主義襲擊事件。他指出,在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第一次被定為恐怖主義組織十年後,才在昆明、烏魯木齊、北京發生了造成平民死亡的三大事件,這對中共政府在十年前將維吾爾人定為恐怖分子是一個諷刺。

羅伯茨說,他通過全面研究得出結論,中共政府所列舉的組織沒有一個是對中國構成恐怖主義威脅的,他只能得出結論,公安人員很久之前就可以得出這個相同的結論了。他說:「中共高官不會真實地相信那個(即那些組織會對中國構成恐怖主義威脅)。」他堅信「中共政府實際上正試圖做的就是征服新疆維吾爾地區」。

1990年,中共試圖鼓勵維吾爾人(與漢族人)結合同化,隨著習近平統治下的人民在家鄉打擊恐怖主義的戰爭逐步升級,中共的這種軟招到2014年突然停止了。「習近平整個的論調都變了。」羅伯茨說。他暗示中共政府認定維吾爾人是「多餘的」。羅伯茨總結說,「他們決定他們將征服該地區」,而且維吾爾人應該從這個環境中「除去」。

喀什市場上賣民族無沿便帽的人都為「打擊恐怖主義的戰爭」裝備起來(圖片由露絲·英格拉姆拍攝)

據羅伯茨稱,這就需要「減少他們的人口,摧毀民族認同、民族團結,將他們局限於社會邊緣,強制同化那些願意留下來聽話的人」。

他總結說,當前的打壓行動與安全方面的擔憂沒有任何關係,「僅僅是急需使該地區成為中國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他還引用「一帶一路倡議」、習近平在西藏的暴行、近來其同化蒙古人的舉措作為證據,說明中共在全國範圍內打壓民族、文化多樣性的運動。

羅伯茨對維吾爾人的前途表示擔憂,因為他們當前正遭到同化運動與持續殘酷的文化打擊,中共實施大規模絕育、減少人口、拆毀文化路標,導致剩存下來的人要想活命就不得不同意融入漢族。他認為維族人的命運就如同美國當地的印第安人的命運一樣,他們被放逐到社會邊緣的保留區域。

晚上和田廣場上軍國主義式的舞蹈(圖片由露絲·英格拉姆拍攝)

他認為,在海外流亡的維吾爾人中間尚存一絲希望,這可能使閃爍的火焰燃燒起來。很多維吾爾人曾對他們民族多難的命運沒有警覺,但當維吾爾人看到自己民族的文化消失,他們在心理上受到折磨,在這樣的過程中被喚醒,羅伯茨因此受鼓舞。他說:「在海外維吾爾人中已經有了令人震驚的轉變,突然每個人都願意出來發聲說話。」他評論說,「維吾爾人從來沒想過要當活動人士,但現在他們別無選擇。有些學者即使以前為了自己的事業和自己將要得到的中國簽證而害怕中共,現在也爭先恐後地為中共的暴行作證了。」

羅伯茨敦促自由世界裡的證人能夠發聲說話、慷慨解囊來支持維吾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