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ponsive Image

中共中央要求,不要把简单纠纷归结成民族问题

来源: 自由亚洲电台,2014年12月22日

中共中央和国务院近日下发文件重申,坚持少数民族区域自治政策,强调不能把少数民族地区的普通民事和刑事事件,及一般矛盾纠纷归结为民族问题。有评论认为,中国少数民族地区官员经常用民族问题压制民间不满,如今中共中央发文也无济于事。

中国官方新华社日前报道,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强和改进新形势下民族工作的意见》作为中国民族工作的指导文件印发各地。文件除承诺在经济和文化建设方面增加向少数民族区域投入之外,再次强调少数民族工作必须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必须走社会主义道路。今年九月,在北京召开了中央少数民族工作会议。会议公报认定,过去中国特色的少数民族政策不但是完全正确,而且很成功。

在印度的流亡藏人行政中央驻美国官员贡嘎就此表示,中国的中央民族工作会议之后,当局对各少数民族区域的政策并未看到任何改变,

“民族工作会的内容以及以后他们会怎么推行,我们现在不知道,但现在他们在西藏还是民族不平等,主要的政策还是稳定压倒一切,凡是发生任何问题,都归结成为分裂主义。”

过去五年来,西藏和新疆地区都发生了大规模骚乱事件,甚至暴力冲突,造成不少伤亡。贡嘎认为,西藏和新疆局势的紧张,反映出中国政府在这些地区政策的失败,中国政府若不改变政策,难以缓和这些地区的紧张局势,

“我相信他们有责任调查,在这个基础上,针对真实情况去调整,这样西藏问题有可能解决。如果象现在这样,任何问题都归结为海外势力、敌对势力、所谓达赖集团,那西藏的问题无法解决。”

中共中央、国务院有关民族工作的文件最受关注的内容是,强调“不能把涉及少数民族群众的民事和刑事问题归结为民族问题,不能把发生在民族地区的一般矛盾纠纷简单归结为民族问题”。

在西藏某地的居民仁青认为,西藏各地官员往往倾向把任何纠纷都归结为民族问题,把一般的官民纠纷归结成为境外势力渗透和分裂主义问题,

“有强拆,还有在神山挖金矿,西藏人去抗议,他们就会说这是分裂主义,不爱国等等。”

仁青介绍说,过去十多年来,西藏境内汉人移居者数量大幅增加,他们和当地汉族官员关系密切,与藏人之间的谷类纠纷也层出不穷。当地官员倾向汉人及他们的企业,民事纠纷有时按政治化处理。他说,过去几年中共中央反腐败,但只有西藏从未抓出贪污高官。仁青表示,并不看好中央文件会改变现状,

“他们说是这么说,当地的官员说分裂分子、敌对势力的话,就可以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很简单。象现在中国反腐败,西藏一个贪污官员都没有,谁相信?”

美国南卡州立大学教授谢田就此表示,压力会从最容易的地方释放,这在行政管理上也一样。因此,中国少数民族地区官员若有简单容易的方法可推卸责任,必然加以利用。

“地方官员会把问题都推给民族问题和分裂问题等等,这大概是中央政府始料不及,实际上是绑架了中央政府。”

谢教授说,实际上,中国中央政府也常常采取类似方法,把国内政策失误归结为外国势力和敌对势力。

“中共历来也是这么做的,动不动就是外国势力敌对势力,这样就掩盖了任何他们本身的问题。比如香港(雨伞革命),中国在宣传上说是美国操纵的,去欺骗中国民众,实际上很容易被戳破的。”

民族问题是现今世界行政管理的最大难题。谢教授认为,中国政府不从改变自己政策上寻找解决之道,却一味采取对少数民族的高压强硬政策,这只能使当地局势越来越不稳定,从而可能演变为未来整个中国的动荡之源。

(记者:石山; 责编:嘉华)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xql-122220141112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