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維會副主席談「一帶一路」:把維吾爾人逼絕,肯定會出事

世維會副主席談「一帶一路」:把維吾爾人逼絕,肯定會出事

民報,2017年5月28日

世界維吾爾大會(WUC)亞洲及歐洲區副主席Ümit Hamit表示,中國做「一帶一路」經過維吾爾人土地 (新疆),但不准維吾爾人留鬍子,穆斯林姓名、維語也不能用。他說,維吾爾人很溫和,不是中國所說的極端主義,而是被逼到了絕路、無法生存,「你不讓維吾爾人做這些,肯定會出事的」。

他並痛批包括就業、通婚在內的同化政策,現在一個新的政策,要把維吾爾就性送到東方,「就是要全部維吾爾人的DNA,「這是世界上反對全人類的政策」,形同文化滅絕與種族清洗。

「國際裁軍暨解決爭端研究院」(International School on Disarmament and Research on Conflicts,Isodarco)主辦的2017亞太區域秩序國際研討會今(27)日在中央研究院繼續進行第二天議程。長居德國、首度應邀來台訪問的世界維吾爾大會(World Uyghur Congress, WUC)亞洲及歐洲區副主席Ümit Hamit首度來台訪問,意義非凡。除了代表主席熱比婭問候蔡英文總統,他在受訪時痛批中國對東土耳其斯坦(新疆)的維吾爾人不僅迫害,還積極採取同化的政策。

Ümit Hamit說,世界維吾爾大會想跟全世界的政府交流、做朋友,「但我們知道台灣的難處,台灣也不是個獨立的國家,但台灣正在走向民主,也許走向未來是個獨立的國家,但維吾爾人很贊成台灣成為一個獨立的國家,也很想幫助。因為自由是對每個民族、每個人很重要的事情」。

「我們需要和平,但自由才有和平。蔡英文主席我們也希望她政府搞得好,台灣搞起來、搞上去,成為世界上一個很好的國家」,Ümit Hamit說,台灣過去二、三十年的發展也很快,維吾爾人想跟這些民主的國家、地區搞好關係,「但不想跟不民主的,在中國這塊土地搞關係,世界需要民主」。

「我們的來往如果對台灣有什麼不方便,我們就等好的機會再來」,Ümit說。

媒體詢問,世維會和各國交流最大的阻礙,Ümit說,「最大的阻礙還是來自中國,中國共產黨阻礙我們的全部行動,它說全部維吾爾人是極端主義者、恐怖主義者,在中國之內宣傳給自己的人民,維吾爾人是危險的民族。這樣它已破壞維吾爾人、漢人的友好關係,其實維吾爾人是很善良、友好的民族」。

「我們始終是穆斯林,根本和極端主義沒有什麼關係。是很溫和的。」他說,只是中國不只在國內,也在外國、全世界影響我們的生存,「而且愈來愈過分」。

Ümit接著說,中國現在在做「一帶一路」的項目,又必須經過我們的領土,「從烏魯木齊、喀什,以前的絲綢之路,如果它想在這一帶一路的方向搞好和世界的經濟,它必須在這領土上需要穩定。它已經壓迫到我們沒有辦法生活了」,例如不准留鬍子,不能用穆斯林姓名,維語也不能用。

記者一開始也詢問Ümit Hamit的漢文名字,但他不想提,「提這名字沒有人會認識」,堅持用他的維吾爾姓名。「它就是破壞你的文化、宗教、個性,抓你」,Ümit Hamit說。

「這一、兩年之內,它就想把10萬個(維吾爾)女人帶到東方,這麼多女人在東邊,讓她們找工作,讓她們到城裏去。就是要讓她們同化掉」,Ümit Hamit進一步控訴。

他說,維吾爾的領土很大,「中國13億人有5億人在用新疆的天然氣,至少2萬多家公司用我們的天然氣與石油,地下的礦藏有138種,棉花產量佔中國的60%」,這些資源都來自於新疆,「包括40%的石油都是來自於新疆,來自我們東土耳其斯坦」,「因此它必須同化我們」。

「一帶一路」更嚴重 維吾爾人被逼到死角

他痛批包括就業、通婚在內的同化政策,現在一個新的政策,「就是要全部維吾爾人的DNA,這是世界上全人類反對的政策(指種族清洗),它(中國)也是受國際上的要求和規律,不能一下子全部想要」。

「中國現在推一帶一路,但維吾爾人這裏若無法和平,肯定會出事的。我現在就可以說」,Ümit 表示,因為維吾爾人沒有其他的路,「已經逼到死角了」,每年都出至少4到50的暴力的行為,中國政府說這都是極端份子、恐怖分子,但並非如此,是因為他們沒辦法活」。

「每一個家族至少都有一個人在監獄裏,已是必死的,或是已槍斃了」,Ümit 感嘆,所以共產黨逼迫,「他就跟你拼了」,9千多億美元的一帶一路想搞好,「但這不是犧牲維吾爾人的項目,維吾爾人肯定不會同意的」,想搞好必須讓維吾爾人語言、宗教、文化、教育,這全部要有,如果有的話也許維吾爾人就會和平在那,「你不讓維吾爾人做這些,肯定會出事的」。

世維會副主席Ümit Hamit是由台灣維吾爾之友會理事長林保華、楊月清夫婦推薦給Isodarco邀訪,與會的Ümit Hamit等人也保持低調。不過,面對兩岸關係敏感時刻,主管機關並未刻意刁難,而副總統陳建仁昨天更是親自出席致詞,向與會貴賓強調台灣參與世界衛生大會的重要性。

除了Ümit Hamit外,這次的Isodarco也請來包括主張港獨遭港府告的本土民主前線召集人黃台仰、香港民主派前立法會議員劉慧卿、南蒙古(內蒙)議會主席席海明、西藏流亡政府與達賴在台代表達瓦才仁等主張「自決」的民族團體代表,晚間並舉行圓桌會談討論少數民族如何促進亞太地區的安全合作。

針對今年曾發生台聯邀訪熱比婭來台最後未成行的風波,Ümit Hamit也表示,台聯之前邀請並未獲得熱比婭同意,而在台聯派人前往與熱比婭接洽時,Ümit Hamit當時也在場。但他向台灣媒體強調,與台灣各黨派都願意建立友好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