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解读新疆:维吾尔裔澳大利亚人三年奔走终与妻儿团聚

专栏 | 解读新疆:维吾尔裔澳大利亚人三年奔走终与妻儿团聚

来源:RFA

萨达姆·阿布杜萨兰(Sadam Abdusalam)在12月10日飞往悉尼的航班上迎接了他的妻子纳迪拉·乌迈尔(Nadila Wumaier)和他从未见过的三岁儿子卢特非(Lutfy)。(推特照片)

一名维吾尔裔澳大利亚人发起了一项活动,希望将他在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XUAR)的妻儿释放出来,经过多方奔走,三年后一家人终于在澳大利亚团聚。而一名维吾尔青年因传播备受关注的视频而在南京遭到拘捕,其后转移到乌鲁木齐。此外,人权观察近日在一份报告中说,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当局使用大数据资料,根据合法行为在再教育营中 “任意选择突厥穆斯林进行拘留”。本期节目中,我们就一起来了解这些情况。

经过外交谈判获准登机后,萨达姆·阿布杜萨兰(Sadam Abdusalam)在12月10日飞往悉尼的航班上迎接了他的妻子纳迪拉·乌迈尔(Nadila Wumaier)和他从未见过的三岁儿子卢特非(Lutfy)。

乌迈尔声称此前她曾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被软禁。据阿布杜萨兰在十一日的一条推文中表示,“从未想过这一天会到来”,他感谢澳大利亚政府官员、他的法律团队、人权组织和新闻记者,他们帮助他与家人团聚。他还感谢中国官员决定把护照还给他的的妻子。

他写道:“我的梦想是使所有维吾尔族同胞团聚。” 他指的是散居在海外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同胞,他们的家庭成员已消失在再教育营系统中或因涉嫌表现出“极端主义”行为而被送进监狱。那些未被拘留的人受到近乎持续不变的高科技监视和镇压政策,限制他们使用自己的语言、信奉宗教和尊重其文化传统的能力。

在澳大利亚生活了十年之后,阿布杜萨兰(Abdusalam)于2016年前往中国与乌迈尔结婚,然后于次年返回工作岗位。在等待配偶签证与丈夫团聚的期间,乌迈尔生了儿子卢特非。

萨达姆·阿布杜萨兰(Sadam Abdusalam)在12月10日飞往悉尼的航班上迎接了他的妻子纳迪拉·乌迈尔(Nadila Wumaier)和他从未见过的三岁儿子卢特非(Lutfy)。(推特照片)

据家人称,乌迈尔此后不久被拘留,两周后获释,但她的护照被当局没收。

澳大利亚政府多年来游说中国允许乌迈尔和卢特非离开。在阿布杜萨兰上诉后,儿子卢特非获得了澳大利亚国籍。

中国当局在二月份表示,阿布杜萨兰和乌迈尔尚未根据中国法律正式结婚,乌迈尔不愿与阿布杜萨兰团聚。然而不久之后,乌迈尔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张照片,她在上面举着一个带有时间戳记的标示,说,她想“离开并与我的丈夫在一起”。六个月后,这对夫妻得到消息说,将允许乌迈尔和儿子离开中国。

关于其再教育营制度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其他权利滥用的报道,使得中国面临越来越多的国际检视。今年10月,英国和德国在联合国大会上领导了由39个成员国组成的小组,其中包括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日本和一些欧盟成员国,谴责中国在该地区的政策。谴责标志着愿意接受中国切断贸易的威胁并支持这种声明的国家数量大大增加。去年,一项类似的决议只获得了23个国家的支持。

该声明是在中国勉强赢得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席位的前一周,在争夺亚太地区四个席位的五个国家中中国排名第四,仅击败了沙特阿拉伯,后者在人权记录方面遭到谴责。巴基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尼泊尔在代表47个成员国的亚太国家竞争中也赢得了席位。

据报道,一名维吾尔青年在发布了一系列备受注目的视频后被捕,该视频批评中国当局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侵犯人权行为,他并在南京监狱度过一个月后,被转移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首府乌鲁木齐。

穆拉迪里.艾森Miradil Hesen的视频于9月在中国东部的江苏省公开发行,三天后被捕。据他说,自2018年8月以来,他因将在中国被禁止的社群应用软件下载到自己的手机而遭到警方的追捕。

 

最近有一位听众告诉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艾森在南京监狱服刑一个月后,被转移到乌鲁木齐。

江苏当局向自由亚洲电台确认,艾森已被送往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不过表示他们不知道他的情况。南京一名警察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因诽谤中国而被拘留的穆拉迪里.艾森的当前状况是,他已经被送回新疆乌鲁木齐,”尽管她没有提供确切的刑事资料,但她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该年轻人因被指控而遭拘留。

南京市公安局官员说:“他已经被送回新疆,这就是我所知道的情况”。其他官员证实,艾森被送往新疆之前,已在“南京看守所”关押了一个月。南京的一名警察说,“穆拉迪里.艾森被关押在南京拘留所,就是南京拘留所,它没有别的名字”。来自南京的另一名公安局官员也表示,艾森曾在南京的拘留所被关押,但无法确切说明多长时间。

南京市政府拘留所的一名雇员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艾森在遭当局送返之前被拘留在那里,她说:“他的名字叫穆拉迪里.艾森。” 当被问及是否已将艾森送到乌鲁木齐时,该员工回答:“他确实有,很清楚”。

穆拉迪里.艾森Miradil Hesen的视频截图。

在9月2日至9月4日之间,艾森发布给YouTube的六个视频中,来自维吾尔自治区阿克苏州(Akesu)的艾森,抨击了当局对他母亲的虐待,他声称,母亲被迫接受绝育手术,导致了患有子宫癌。还有他的祖父,他已经以乡村书记的身份退休,但可能会被政府剥夺养老金。

根据自由亚洲电台的采访,新疆人民可以收听到他在视频上的批评。通常此类视频会被当局迅速删除。流亡的维吾尔人说,在中国境内的维吾尔人能够拍摄并随后在YouTube等网站上分享,真是太了不起了。

艾森似乎因家人和社区所遭受的虐待而感到沮丧和困扰,他说,他毕业于江苏的大学,但在当局向他的父母施压后,被要求在2018年初回到阿克苏,向当地政府“登记”。

艾森有时会用维吾尔语,普通话和英语说话。他在视频中说,他是在下载被禁止的社群应用软件后,他的故乡温宿(Wensu)县的警察与他联系后逃往江苏的。

他说:“目的是要逮捕我,并将我送进再教育营,但我逃到了江苏。”

在视频中,艾森提到了他的母亲土赫蒂尼亚孜的细节,Tursungul Tohtiniyaz他说,在经历了与强迫绝育有关的并发症后,他的母亲于2017年在乌鲁木齐肿瘤医院寻求癌症治疗。艾森在一段视频中说:“我今天分享这件事是为了告诉您中共对维吾尔斯坦维吾尔妇女所做的坏事。”

在与温宿县的几名官员交谈后,自由亚洲电台能够证明艾森在视频中引用的一些细节,包括他的母亲对她接受癌症治疗的医院的管理人员的正式投诉。

除了为自己的安全而逃亡外,艾森还表示,他已经前往中国东部,以获取有关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所发生的事件的信息。

自由亚洲电台打电话给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几个办公室,试图找出艾森被送回该地区后被转移到哪里,一名自治区交警官员声称不知道此案。当被问及艾森现在在哪里时,该官员说他不知道,并补充说,地区当局从未发布过有关艾森的通知或召开过会议。与该地区其他官员接触的尝试则没有得到回应。

在英国广播公司(BBC)发布了一个维吾尔年轻人的视频一个月后,艾森在YouTube上发布了该帖子,是一个维吾尔年轻人的视频。该男子冒着严厉的刑罚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中拍摄自己的视频,这名年轻人后来与他的姑姑一起失踪,后者将他的视频发送到国外。

接近五分钟的视频显示,现年31岁的维吾尔族中国在线零售商淘宝网的模特麦尔丹∙阿巴Merdan Ghappar在肮脏的生活条件下缩在床上,而政治口号则在他被隔绝的窗户外面的扬声器上播放。

视频和麦尔丹发送的几则短信似乎表明,中国仍在继续实施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数群体的大规模监禁政策,这是一些最好的证据,这与政府的说法相矛盾,即所有被拘留者均已从官员称为“职业学校”的设施中“毕业”。

总部位于纽约的一家监管机构在一份名为“中国:大数据计划针对新疆的穆斯林”的报告中,分析了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于2018年底提供的2,000多名阿克苏地区被拘留者的泄露名单。

据人权观察说:“大数据计划,一体化联合作战平台(IJOP)显然在阿克苏名单上标记了这些人,官员随后对其进行了评估并送往新疆的’政治教育’营。”

人权观察中国研究员王松莲说:“阿克苏名单进一步揭示了中国对新疆突厥穆斯林的残酷镇压是如何被技术推动的。“中国政府对名单上的那些人的家庭欠一个说法:他们为什么被拘留,现在人在哪里?”。

报告说,一体化联合作战平台警务计划汇总了新疆人的数据,并向官员们标出了它认为可能构成威胁的信息。“官员然后评估这些人的’一般表现’,以及其他信息来源,并将其发送到政治教育营和其他机构。”

王松莲说:“预测性警务平台足以证明对突厥穆斯林的大规模镇压是有道理的,中国政府应立即关闭一体化联合作战平台,删除其收集的所有数据,并释放在新疆被任意拘留的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