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ponsive Image

专栏 | 解读新疆:新公布文件揭示中国当局在新疆规避强迫劳动审查

专栏 | 解读新疆:新公布文件揭示中国当局在新疆规避强迫劳动审查 新疆是中国棉花生产重地,雪白棉絮藏匿人权剥削和环境戕害的阴影。

听众朋友大家好,我是陈爱祯,欢迎您与我一起解读新疆。新近公布的文件揭示了中国当局如何在新疆规避强迫劳动审查,北京还利用集权专制制度来惩罚不遵守其扶贫运动的行为,  对此专家们表示,历史模型并非旨在用于评估国家资助的强迫劳动的政治性质。针对此一情况,美国国会众议院中国问题特别委员会在五月二十四日发布的一份报告中,敦促对维吾尔强迫劳动采取进一步行动,同时消除允许服装网站在美国销售维吾尔强迫劳动制造的衣服的漏洞,并制定一份已知剥削强迫劳动的外国制造商名单。本期节目中,我们就一起来进一步了解这些情况。

一份此前未公开的政府内部文件命令当地干部必须对懒惰者、酒鬼和“其他内在动力不足的人”进行“反复……思想教育”,以确保他们参加国家发起的在新疆地区采摘棉花的“扶贫”运动。

喀什地区莎车县扶贫工作小组于 2019 年 7 月发布的文件并建议当局, 如果这些努力未能产生“明显效果”,则应采取强制措施。

到2019 年底,莎车当局正在编制“无动力”名单,其中包括年已77岁的老人,并针对他们的“懒惰”提出解决方案,包括将他们送到其他县城去棉田劳动。

五月二日,总部位于华盛顿的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中国研究主任兼高级研究员郑国恩(Adrian Zenz) 在一份报告中公布了这些文件。

文件表明,2018 年之后,当局在新疆加大力度强迫维吾尔人采取“扶贫”措施——包括劳动力转移和季节性劳动力。在某些情况下,这些文件要求提高扶贫工作的“政治地位”,同时警告干部们,如果没有取得成效,将面临“严重”的后果。

文件还表明,历史模型(例如国际劳工组织使用的模型)在用于评估包括新疆在内的地区由国家资助的强迫劳动时往往不尽如人意,因为它们仅考虑商业剥削而非政治剥削。郑国恩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采访时说,

“如果像西方国家这样的政府想要有效地打击维吾尔人的强迫劳动,这些都是他们需要考虑和审视的因素

“国家资助的强迫劳动是一种影响整个地区的全政府、全社会的方法,而不仅仅是……随处可见的孤立的强迫劳动点。它造成了整个区域系统性风险,社会风险。”

郑国恩并说,通过将扶贫提升为一项政治任务,而不是纯粹的经济任务,北京已经能够将强迫劳动与根除恐怖主义联系起来。他表示,

“你让他们离开那片土地,在那里他们可以自由地做自己的事情,他们可能有一个空闲的季节,所以他们可以选择工作或不工作。

“但这被认为是维吾尔人的懒惰并被视为国家安全风险,这就是为什么在 2018 年和 2019 年推动维吾尔人从事各种工作的努力被视为国家安全问题……当然,这种紧迫感造成了非常强烈的胁迫。”

这份题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乌兹别克斯坦棉花收获中的强迫劳动”的报告称,在新疆,北京当局利用集权专制制度来惩罚不遵守其扶贫运动的行为。

这些处罚包括拘留威胁和通过预防性警务自动化系统发现异常行为。报告指称,

“由此产生的‘结构性强迫同意’的环境不一定能立即被外人观察到,并且可能很难通过国际劳工组织的强迫劳动指标框架等传统手段进行评估,该框架并非旨在评估国家资助的强迫劳动。”

郑国恩呼吁欧盟制定“有效立法”,针对影响整个地区的国家支持的强迫劳 动,并呼吁美国继续执行 2021 年 12 月的《维吾尔强迫劳动预防法》,该法案要求从新疆进口商品的美国公司证明,它们在生产的任何阶段都没有使用维吾尔族强迫劳动制造。

报告警告说,如果国际社会没有必要的适当工具来追究中国对此类做法的责任,“北京在新疆的经济和长期政治目标可能意味着强迫劳动力转移到棉花采摘和相关行业可能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主席、前美国驻联合国代表安德鲁·布伦伯格告诉自由亚洲电台,美国和国际社会为解决新疆强迫劳动问题采取的措施“严重不足”,而且对北京在该地区的政策无济于事。他说,

“美国需要在双边基础上帮助领导这项努力,加强我们自己法律的执行……并与其他国家合作,让中国在国际劳工组织等多边环境中承担责任。与此同时,我们需要加强这些组织和实体与其他国家的合作,以确保它们更好地防止由国家资助的强迫劳动。”

欧盟目前正在审查拟议的立法,该立法将允许对与严重侵犯人权(如强迫劳动)有关的产品实施进口禁令。

布伦伯格对拟议的立法表示欢迎,但警告说,如果欧盟希望它产生预期的效果,就必须正确地构建这样的规则。他说,

“如果他们试图只使用国际劳工组织过去使用的强迫劳动指标,那么考虑到国家支持的强迫劳动所具有的独特性,它可能不会影响到从新疆进口强迫劳动生产的产品”。

布伦伯格说,国际社会需要做出包括抵制进口在内的强烈回应,以“向中国明确表示,他们的行为、他们侵犯个人权利、人权的行为……将不会被允许而不会受到惩罚。”

与此同时,总部设在华盛顿的维吾尔人运动发表声明,谴责郑国恩报告中概述的国家支持的强制劳动措施,称该报告揭示了“在新疆创造了强制劳动环境的社会文化背景和专制制度,这不是通过国际劳工组织强迫劳动指标等标准措施而容易查获到的。”

维吾尔人运动执行主任茹先.阿巴斯 Rushan Abbas 表示,该报告“揭示了根深蒂固的系统性胁迫动态,这些动态在新疆延续了‘结构性强迫同意’的环境,使无辜的维吾尔人无能为力,任由中国的高压国家机器摆布” ,茹先.阿巴斯说,

“这些暴行是隐藏在众目睽睽之下的,这使得它们极难通过常规手段被发现和评估。 国际社会必须迅速采取果断行动,制止这些令人发指的行径,并追究肇事者的责任。”

除了呼吁各国对中国在新疆的强制劳动行为实施制裁外,维吾尔人运动还呼吁有关公司彻底检查其供应链并立即采取行动,以确保它们不会助长此类侵权行为。

此外,美国国会众议院中国问题特别委员会在五月二十四日发布的一份报告中表示,美国国会应消除允许服装网站在美国销售维吾尔强迫劳动制造的衣服的漏洞,并制定一份已知剥削强迫劳动的外国制造商名单。

该报告还建议国会通过立法,资助一个记录中国对维吾尔人进行种族灭绝的公共档案,并建议行政部门进行外交努力,帮助那些逃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人找到避难所。

该报告呼吁改变海关检查的“最低限度”门槛,如果包裹价值低于 800 美元,该门槛允许外国快时尚网站将商品直接运送给消费者,而不受维吾尔强迫劳动预防法的约束.

《维吾尔强迫劳动预防法》于 2021 年获得通过,禁止进口任何使用强迫劳动制造的商品。根据官方数据显示,已根据该法案阻止超过 10 亿美元的货物进入美国。

委员会报告表明,海关检查的“最低”门槛在 2015 年从 200 美元提高到 800 美元。

在这一变化之后,随着向客户逐一销售商品的“新在线零售商的兴起”,根据个别情况进入美国市场的商品价值已从 2020 年的不到 100 亿美元上升到 2021 年的将近 400 亿美元。报告同时指出,

“利用最低门槛可能是中国公司(例如希音Shein 和拼多多Temu等直接向消费者销售的在线零售平台)规避《维吾尔强迫劳动预防法》的主要途径。”

“美国海关和边境巡逻队的官员“出于对强迫劳动的担忧,无法根据目前的最低限度规则合理审查从中国运往美国的货物”。

除了降低门槛外,它还呼吁国会向国土安全部提供更多资金——“以更严格地执行《维吾尔强迫劳动预防法》,并列出所有参与强迫劳动的公司的综合名单。”

众议院中国问题特别委员会由来自威斯康辛州的共和党众议员迈克.加拉格尔领导,但该委员会一直努力表现出两党的参与,加拉格尔和副主席、来自伊利诺伊州的民主党众议员拉贾.克里希纳穆尔蒂坚称他们在中国问题上步调一致。

克里希纳穆尔蒂告诉自由亚洲电台,“我们试图通过这份报告传达的信息是,中共需要明白,在两党——并可能是参众两院,而且实际上是统一的方式——我们正在用同一个声音说话,即现在必须结束这种种族灭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