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夜话中南海:新被美国制裁的涉疆中共官员之一:伊犁恶警高琪

专栏 | 夜话中南海:新被美国制裁的涉疆中共官员之一:伊犁恶警高琪 日前被美国政府列入新一轮制裁名单的中国新疆伊犁公安局长高琪

日前被美国政府列入新一轮制裁名单的中国新疆伊犁公安局长高琪不但在中共新疆”反恐”过程中屡立战功,而且还把原本主要针对维吾尔族群的”应收尽收”的极端手段对付伊犁境内众多少数民族和穆斯林群体。

在12月10日《世界人权宣言》颁布75周年前夕,美国财政部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OFAC)于12月8日宣布因侵犯人权而对九个国家的20名个人实施制裁,其中包括两名涉新疆事务的中共官员: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副州长兼公安局领导人高琪和中央新疆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副主任胡联合。

美国财政部的声明说,高琪所在的上级部门新疆公安厅之前已被列入被指定实体名单,而他作为副州长参与了对新疆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吉尔吉斯族(柯尔克孜族)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成员的镇压。高琪及其直系亲属被禁止入境美国。

美国财政部的声明还说,胡联合所在的中央新疆工作协调组在制定新疆政策中发挥核心作用,直接和密切卷入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去极端化条例》的制定和修订,该条例在中国政府眼中为在新疆展开再教育拘留运动提供了推定的法律依据。

其实,这其中的胡联合,已经是第二次被美国国务院列入制裁名单了。上一次整好是两年时间以前,也是赶在国际人权日之际。

2021年12月10日,我们自由亚洲网站刊登了《国际人权日 美宣布制裁四涉疆中国官员与一实体》和《美国财政部在国际人权日宣布对中国等严重侵犯人权国家的相关实体和个人实施制裁》两篇报道文章,说是在12月10日国际人权日的这一天,美国宣布制裁四名涉及严重迫害新疆维吾尔人的现任与前任中国官员,并将涉及新疆监控的中国企业商汤科技列入中国军工复合企业的名单上,美国个人与实体将不得投资。

如上报道中详细介绍说:中国使用一种人工智能(AI)辅助计算机系统,可为新疆地区数百万维吾尔人创建生物识别记录,使用数字监控系统来跟踪维吾尔人的行动和活动……。其中一些人随后被拘留并被送往拘留营,在未经指控或审判的情况下被无限期关押。这一技术专门针对维吾尔人,根据他们的外表,并记录他们的动作。对维吾尔人的大规模拘留,是中国当局利用拘留和数据驱动的监视在新疆地区建立警察国家的努力的一部分。中国商汤科技开发的人脸辨识系统被中国政府用以监控新疆维吾尔人。商汤科技在申请专利时,还强调自家技术对有胡须、戴墨镜与口罩的维吾尔人,有强大的识别能力;集团子公司“北京商汤科技”2019年就已被列入美国商务部的出口管制的实体清单。

现如今,两年时间过去了,美国新的一轮制裁名单中虽然再有胡联合,而没再有臭名昭著的商汤科技,但不知仅是是巧合还是天意,就在这美国政府的最新制裁名单发布6天之后,该公司的创始人、“中国人共智能领域的杰出代表”,年仅55岁的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博士汤晓鸥却突然被官宣“因病医治无效”了。较详细报道见我们自由亚洲网站本月16日文章《商汤科技创办人汤晓鸥猝死 公司曾被美国列入黑名单》。

两年前的国际人权日上被美国政府宣布制裁的涉及新疆人权迫害的4名中国官员,包括前新疆自治区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现任的新疆自治区主席艾尔肯·吐尼亚孜,中国“第二代民族政策”的关键人物、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研究员胡联合以及新疆自治区副主席兼公安厅长陈明国,他们的亲人也不得入境美国。

关于胡联合,我们会在本专栏的下篇文章专门进行详细介绍。而两年前和胡联合一起被制裁的陈明国当时的职务是自治区副主席兼自治区公安厅厅长。 今年1月和3月他已经被分别宣布连任了这两项职务。既然已经开始了连任,不知道为什么美国政府今年没有对他进行再制裁。而这次新被美国政府宣布制裁的高琪则是陈明国最得力的部下之一。

1970年出生的高琪是汉族,祖籍山西。十之七、八应该是毛泽东时代响应号召“援疆支边”的内地汉人后代。他的官方简历中说他是"1988年10月在 新疆劳改警察学校管教专业学习,1990年6月毕业待分配“,其实这所“新疆劳改警察学校”的全称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劳改工作警察学校”。

这所学校当年成立的背景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接收了内地数万名“重刑犯、顽危犯、反改造尖子犯”,为培养大批劳改工作干部的需要,1984年1月21日正式成立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劳改工作干部学校。当时,学校的主要任务是培训在职干警,每年3至4期,意即每个学员的在校受训时间也就三四个月。

1987年4月,该学校更名为“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劳改工作警察学校”,一年多后经新疆广播电视大学批准,学校成立电大工作站,实施大中专学历教育。意思是有资格招收广播电视大专或者中专生了。直到1993年,这所学校才被批准增挂“公安司法学校”牌子,列入国家普通招生计划,实施高中和初中起点的普通中专学历教育。

也就是说,1988年的高琪或者是高考落败,也许是因为什么原因没有参加高考,这才退而求其次,读了一个“广播电视中专”。花了不到两年时间就“毕业待分配”了。

接下来,这个高琪并没有因其所学"专业“而对口当了一名狱卒,而是成了泽普县公安局的一名干警,继而又被调入喀什地区公安局刑侦科干警。

从1999年起,高琪从喀什地区公安局刑侦支队副支队长职务一路晋升。

2008年8月4日喀什市发生一次袭击武警案件。中国官方将此次事件定性为“恐怖袭击“。官方公布的案件细节是当时有两名维族男子驾车对正在出操的喀什市边防支队武警发动袭击……,共造成武警17人死亡、15人受伤。

接下来,在对这两个人的抓获过程中,高琪立功受奖,于2009年4月晋级为喀什地區公安局黨委委員、副局長,几个月后即又被提升为副司局级待遇的喀什市委常委、公安局局长。

当时那几年里,喀什地区是中国新疆“反恐”的第一线,身为当地公安局局长的高琪所扮演的角色可想而知。

2013年开始,高琪转任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党委常委兼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督察长,2016后任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副州长,州党委政法委副书记,州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督察长。

美国财政部的报告中指出:高琪在2018年6月表示,新疆必须“坚决按照陈书记的要求,把不放心人员送到放心的地方……慢慢改造”。 此后,伊犁地区公安人员实施了一系列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包括对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吉尔吉斯族、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群体成员的酷刑,残忍、非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惩罚,不经审判的长期羁押; 绑架和秘密关押造成人员失踪,以及其他公然剥夺生命权、自由权或人身安全的行为; 与强迫劳动有关的严重侵犯人权行为。

如上内容中所说的“陈书记”,就是几年前早已经被美国宣布制裁的时任十九届中央政治局委员兼新疆区委书记陈全国。

2017年8月30日,陈全国对全疆县级以上干部发表视频讲话,就“贯彻习近平总书记治疆方略”总结“反恐”工作成绩:……“三仗一战”打得漂亮,“挖减铲”实现了重大的突破。 严打真正打出了声威、打出了安宁。社会面防控成效明显,布下了反恐维稳的天罗地网。5700多公里的边境线实现了全封闭,筑起了防回流、防袭扰、防热兵器流入的铜墙铁壁。断根、断代、断联、断源“四断”明显,实现了标本兼治、源头治理、综合治理、系统治理。

如上都是陈全国所讲的原话,请读者听众特别注意其中的“断根”和“断代”的表述,真得是让人毛骨悚然!

在这次讲话中,陈全国还对下一阶段的“反恐”提出要求:强化严打攻坚。继续挖存量、减增量、铲土壤,集中力量开展严打攻坚会战,采取一切措施和手段,把暴恐团伙和暴恐分子挖干净、抓干净、打干净,坚决消除现实危害。坚持应收尽收、有了就收,对重点人员和不放心人员集中办班培训,实施甄别审查、教育转化,坚决消除潜在危害。切实抓好“断代、断根、断联、断源”工作,精心组织各类专项斗争,坚决切断宗教极端思想的传承体系,切断宗教极端思想传播渗透的途径,切断“三股势力”内外多联的渠道,切断“三股势力”意识形态领域渗透传播的源头……。

如今,陈全国早已经被习近平打发回家养老,但他当年亲自考察、任命的高琪还在继续作恶。

有道是,笔者在设法查找陈全国的这份讲话内容时,居然无意中看到了当时被中共内部查办的时任莎车县委书记王勇智的一段自我批判内容。

有兴趣的读者和听众可以上网进入查一下王勇智其人其事。维基百科的记载是:2014年莎车县暴恐袭击案发生后,在新疆南部长大并有着执政经验的王勇智就任莎车县县委书记。王勇智认为教育和经济发展为消灭恐怖主义的方法,因此上任后加强了莎车县的安全措施,与此同时大力推动双语教育,并建设机场、水利设施,加强基础设施建设 ,致力于经济发展。根据上级指示,王勇智在任内建起了两个庞大的新拘留设施,并把两万人关进了拘禁营。但王勇智私下里对这些做法表示顾虑,担心大规模拘禁会损害该县的民族关系,并阻碍经济发展。王勇智下令释放了拘禁营中关押的7000多人。

2017年9月后,王勇智从公众视野中默默地消失了。莎车县委书记一职改由范宝军担任。2018年3月,王勇智被控存在“严重违背党中央治疆方略”、贪污腐败等问题,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并移送检察机关提起公诉。但官方的公开报告中并未提及王勇智释放在押人员一事。 2019年11月,《纽约时报》声称,一些中国网民在社交媒体上向王勇智表示了敬意。

而笔者这次无意中查找到的王勇智的自我批判内容中有他自己解释他释放“在押人员“的初衷。

他说:作为党员领导干部,我毫无党性原则,不能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不能自觉维护党中央的绝对权威,自认为比党中央和自治区党委更了解喀什地区实际情况,上级的决策部署与基层实际差距大,不能照搬照套,必须有选择地抓落实。因此,在执行自治区党委“应收尽收”要求中,打折扣、做选择、搞变通,认为收多了会人为制造矛盾,增加抵触情绪,加剧社会不稳定因素;另一方面青壮年劳动力都收走了,势必影响脱贫攻坚进程,影响自己的政绩,导致无法实现自己尽快离开莎车的目的。因此,为了一己私利,我在各类会议上反复强调“应收尽收”不是全部收押,擅自做主将全县已收押、收教的2万余人中的7000余人违规解押、解教,亲手埋下这些“定时炸弹”,给社会稳定带来严重威胁……

请注意,所谓“应收尽收”的“收”,就是“收押”和“收教”,意思是要对所有“不放心人员”都或者直接判监,或者关押进不需要审判程序的教育营。

而当时陈全国下达的如上指示,主要是针对喀什等地区,镇压对像主要是维族。而如今被美国宣布制裁的个高琪则是把陈全国的“应收尽收“,落实到伊犁自治州境内所有少数民族及穆斯林群体。这是因为由他主持“维稳”的新疆伊犁州是典型的多民族聚居区,境内居住有哈萨克族、汉族、维吾尔族、回族、蒙古族、锡伯族等47个民族。

这也正是为什么中共当局选中这里作为在少数民族地区“依法”强推“各民族相互嵌入社会结构”的样板区。进一步的内容,本专栏的下篇文章会有详细的介绍和分析。

 

(本期节目由高新主持及播讲)
(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