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之聲】人權組織反對冬奧在中國舉行

【歐洲之聲】人權組織反對冬奧在中國舉行

来源:欧洲之声

自從北京於2008年舉辦過奧林匹克運動會,嚐到了「大國風采」的甜頭後,就愈加積極地要更上層樓,爭取拿下冬季奧運會的主辦權。2013年中國就開始申請,次年幾個原申請國都退出,最後2015年國際奧委會決定由北京作為2022年主辦冬奧的東道國。

北京這幾年來的專橫霸道,踐踏人權的惡行,已經引起國際社會的強烈不滿,然而中國如今財大氣粗,民主國家的政府雖然厭惡這個獨裁政權,卻也往往採取綏靖態度,不願跟習近平撕破臉。但是民間和媒體就不同了,他們不需要考慮利益權衡和經濟損失,他們堅持說真話,因為維護人權和普世價值是人們的基本共識和追求。

德國奧運同盟邀請人權組織座談

1月15日德國奧林匹克體育同盟(Deutsche Olympische Sportbund, DOSB)邀請德國的幾個人權組織,舉行網路座談,聆聽各方對一年後將在中國舉行冬奧這個主題發表意見。參加的有世界維吾爾人大會(World Uyghur Congress)、支援被脅迫民族組織(Gesellschaft für bedrohte Völke),國際聲援西藏組織(International Campagne for Tibet), 歐洲之聲 (Sino Euro Voices e.V.),殘奧會等。DOSB的幾位負責人都出席,並聽取各組織的代表發言。

對維吾爾人的民族絕滅政策令人髮指

Arkin女士和世維會主席多力坤兩位提出維吾爾人在新疆受到迫害的情況,他們指出中共政府對維族人進行種族絕滅政策,對婦女採用節育、墮胎的手段,摧毀清真寺,將三百萬維族人關入集中營。多力坤說他78歲的母親和父親去年分別死在集中營裡,由於音訊隔絕,他是從媒體的報導上得知年老的雙親一前一後被折磨死去的消息。他的兄長是數學教授,被判刑17年,弟弟也下落不明。如此家破人亡的例子在新疆比比皆是,他只是受害人之一。

讓德國運動員了解現實的中國

西藏組織的負責人穆勒(Kai Möller)指出上次2008年奧運會以來,12年過去,中國的人權狀況每況愈下,西藏人用慘烈的自焚方式抗議中共的壓制,卻依然收效甚微。藏人在自己的家園成了二等公民,大批漢人入藏,擠壓奪取藏人就業機會,甚至歧視當地人。中國在西藏還進行自然資源的掠奪,破壞生態環境。這一年來至少有5例藏人在獄中受到酷刑,或是死亡,有人雖然出獄,健康卻嚴重受損,不久人世。穆勒認為國際社會漠視中共的暴政,奧運若在中國舉辦,會增強民族主義的提升,強化共產黨的統治。他建議DOSB對將赴中國的運動員提供有關中國人權狀況的信息,讓他們了解這個國家不是只有自己宣傳口徑中的「光輝形象」,更有黑暗的一面。

支援被脅迫民族組織的Hanno Schedler 為南蒙古人代言,指出中共的移民政策,使蒙古人在自己家園成了少數族裔,在學校裡必須用漢語教學和使用漢語,蒙古母語逐漸退化消失。此外,中國官方的宣傳口徑,不論對內對外其語言已經起了變化,更加專橫凌厲,不容外人置喙。

香港的淪陷、台灣受威脅、大陸異議份子的命運

代表歐洲之聲及國際筆會和平委員會的廖天琪,首先提出香港自從去年7月1日「公安法」公佈實施之後,哀鴻一片,媒體人被噤聲或抓捕,連媒體鉅子黎智英都被逮捕,有些媒體多年來為了自保,已經進行「自我審查」,現在更是人人自危。1月6日有53名民主派人士被捕,他們被控嫌涉「煽動顛覆國家政權」,這個罪名是典型的政治迫害。12名逃離港島的年輕人被抓,現在大陸境內,分別被判數年徒刑,其中最小的一位才不過16歲。昨日(14日)又有11名人士被捕,他們的「罪名」是協助上述的12人逃亡。「一國兩制」蕩然無存,香港的法治和新聞自由被踐踏侵犯,自由的「東方明珠」已經淪陷。

川普之下,中美關係緊張,近期以來中國不斷派出軍機、軍艦繞台,直接威脅民主富足的台灣,這是對人權的最大侵犯。美國智庫已經將台海定位為全球最具戰爭危險的地區。

中國境內,單是獨立中文筆會,就有12名會員在獄中,他們大多數是已經在監獄度過了十數年的良心犯。像秦永敏,他生命中一半時光都在獄中度過,前後加起來超過三十年。還有胡石根,也是被關二十多年,更別提終身監禁的王炳章和維族的伊里哈木,後者前年獲得了歐洲的薩哈諾夫獎。

廖天琪提到1936年,奧運會在納粹當政的柏林舉行,而頭一年1935年,諾貝爾和平獎的得主是德國猶太人記者奧西茲基(Carl von Ossietzky),他當時在納粹獄中不能前去領獎。次年納粹竟放奧西茲基出獄治病,諾貝爾委員會特地到他的住處給他授獎。但是同樣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待遇比奧西茲基慘多了,諾獎2010年在奧斯陸頒發時,他在獄中,台上只能放一張空椅子。劉曉波2017年肝癌,不准出國治病,飲恨而亡,他終於沒有親自得到授獎。中共政權在這方面跟納粹真是有得一比,更狠,更決絕。對這種政權,國際社會將要為他們提供宣傳自己「偉光正」形象的舞台嗎?你們願意再一次欣賞中國式的「法西斯美學」,讓北京在開幕式上給你們表演眼花撩亂的千人舞蹈、喊聲震天的萬人歌唱和聲光璀璨的數據化影像畫面嗎?習政府現在傲視全球,自稱消滅了新冠病毒,譏笑其餘世界手忙腳亂地被病毒打趴下。這是自由世界願意接受的嗎?

獨裁政權的暴政和奧林匹克的精神背道而馳

廖天琪指出北京宣傳的那一套「國家主義」、實施的壓制甚至絕滅少數民族語言文化政策,是跟奧林匹克所弘揚的自由、公平、競爭原則背道而馳的。讓這種政權做奧運東道主,不僅錯誤,也是對人類文明的恥辱。

主辦這次座談的德國奧運體育協會的負責人呂克女士(V.Rücker)和薩克斯(Ch. Sachs)先生說,聽到上述的各種發言,對他們很有啟發,不過運動員們年復一年,辛苦地訓練培養自己的技能,就是為了參加奧林匹克大會,意欲奪冠,要他們放棄這個機會幾乎不可能,但是讓他們多了解東道國的一些真實情況,是很有必要,甚至很有助益的。

參會的組織和發言人都表示願意繼續跟協會保持聯繫,若新冠病疫今年遏止住,或許還能有再次交流的機會。